当前位置:首页 -策划书大全 - 互联网创业 - 正文*

一起作业网:为何被徐小平、雷军、老虎基金共同看好?

创业邦 2014-10-23 18:28:47
导语:对国内在线教育领域的创业者来说,K12阶段的校园系统实在是个庞大而封闭的存在,前景可观却无处下口。

  

 

  在决定做K12阶段的教育项目之前,肖盾已经纠结了挺长时间。从瑞银离职之后,他和朋友在英国创办了一家开发教育APP 的公司,通过把一些专业术语类的词典、题库开发成收费下载的APP,每年也能获得不错的营收。2011年,肖盾曾试图把这种模式搬到国内,还拿到了徐小平5万美元的天使投资,当然很快,肖盾就发现APP收费下载在国内还走不通。

  这之后他又尝试了几次,中小学教育、职业教育……一番折腾之后,肖盾又找到了徐小平,一方面是看能不能再要点钱,而另一方面,肖盾觉得自己终于想清楚了,他认为自己应该做些和中小学教育相关的事情。

  对国内在线教育领域的创业者来说,K12阶段的校园系统实在是个庞大而封闭的存在,前景可观却无处下口。因此当徐小平问出身互联网的肖盾需要什么样的人做合伙人时,肖盾的目标很明确:“我需要一个能一起进入公立学校的人”。

  就这样结识了刚从新东方离职不久的刘畅。离职之前,刘畅在新东方做了接近十年,曾在2005年只身一人到长春开拓市场,直至成为新东方最年轻的助理副总裁,对线下教育有着一套自己的理解,也曾有传言说俞敏洪有意让他做自己的接班人,但因为想做在线教育相关的创业项目,2011年5月,刘畅选择离开了新东方。

  第一次见面之后,两人一拍即合,在徐小平的牵线下,加入了当时在做英语口语项目的金闻朗公司,并于2011年10月上线了针对K12领域的一起作业网。

  从做“咸菜”开始

  互联网公司在K12领域的确不好做。两人琢磨了很久,认为如果想要以教学平台的身份进入公立教育系统,需要具备两项属性:一种和教师的角色有关,“以后老师的作用可能会越来越弱,但依然会存在”,肖盾认为,尤其是在中小学阶段,老师所扮演的管理、引领者、榜样等角色很难在短期内被计算机取代,因此产品必须能够以老师为驱动,以整个实名制的班级为单位。

  而在老师存在的历史上,“因材施教”一直是项久远而难以实现的追求,因此在二人看来,另一项属性则来自于互联网所创造的机会,“数字化对传统教育非常大的变革会是个性化”,借助于计算机,积累下的数据则能为老师所用,再进一步去探索个性化。

  基于这两个属性,在K12的教育系统中,两人给平台的定位为“陪练”——能够在老师的教学过程完成之后,起到辅助学生不断优化练习的作用。而在老师“备讲练测”的四个环节里,作业最适合成为这样的切入点。

  刚开始的时候,肖盾和刘畅每天会去北京的各所学校推广自己的项目。“介绍完了问老师怎么样,就说’好好好’,再问是不是可以试用一下,就说’再看看’”。麻省理工学院负责数字教育的桑杰·萨尔玛在演讲时经常会通过一个笑话来佐证校园在信息化领域的进展缓慢:“其实我们有过两个创新发明,第一是500年前的印刷技术;第二是黑板,发明在200年之前”,等听众意会之时他再补刀:“哦,还有彩色粉笔也是200年前发明的,教室里没有其他巨大的变化了”。

  不过在持续地访谈中,两人发现了英语老师在小学校园里的特殊性:和语文、数学相比,英语进入小学教育系统的时间要晚的多,小学英语老师大多年轻,对新技术的心态也相对开放。在教学过程中,这些英语老师普遍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都知道在将来英语口语的重要性,但在家庭作业中,学生的口语作业却没法监督与批改。

第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