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小说故事笑话 - 长篇连载中篇故事 - 正文*

父爱

幸福,是每个人都向往,愿能无忧无虑地活着,追求着美好的生活,拥有着幸福。

不幸,是悲惨的,都愿不要在自己的身上发生。而命运总是那样的不尽人意,就像这个社会有着那么多肮脏和不公平,阴暗着这个社会。厄运就如社会上的阴暗一样,作弄着苦命的人。

俄国著名作家列夫·托尔斯泰的代表作《安娜·卡列尼娜》开篇的第一句话就是: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每个不幸的家庭都有各自的不幸!

也许是吧,每个不幸的家庭和不幸的人,都有着各自的不幸在生生的磨折!

人世间的疾苦,大都是由不幸酿成。能扛过去的,那不能叫不幸,扛不过去的,那才能叫不幸。亦如王希望的不幸,那才是真的不幸!

生命竟然是这样的不完美,从一出生就注定是一个不幸的人。命运又无情的作弄,摧残着她的人生,掐灭了她美好的未来;病魔又时刻蹂躏着她,掠夺着她的青春,掠夺着她幸福,致使着她只能躺在命运的沟壑里掩面叹息。

为何不幸的人却是这样的不幸?也许就是命吧。

(一)

在大西北,一个边远的山区,坐落着一个村庄——岩壁村。

岩壁村真的很形象,远远地望去,散落的民居真像挂在岩壁上一样。

由于地处边陲,交通闭塞,经济十分落后,岩壁村的人们过着落后而贫穷的生活。因此村里的姑娘怕像父母一样受穷一辈子,一个个像小鸟一样飞到大山外,在比较富裕的村子嫁人,结婚生子。而村外的姑娘很少嫁到岩壁村,即使有那么一两个,也要被人耻笑脑壳进水了,放着好日子不过,偏要嫁到岩壁村去受穷。

话说岩壁村确实穷,贫瘠的土地只能种些地瓜、包谷、高粱、旱作物,除此就再也做不出其他的作物来了。山上只有光秃秃的岩石,生长着一些柴草,树木是长不出来的。诚然岩壁村就只能穷了,凭你怎样的努力,一年四季刨着贫瘠的土地里,也只能收获一些杂粮,勉强度日。自然那些稍有能力的年轻人,就会拼命搬出岩壁村,在外面安家落户。留在村里的大部分是老人,还有极少一部分没有路子实打实的老实人。

在岩壁村东头一户姓王的人家,因父亲英年早逝,留下孤儿寡母。好在母亲没有改嫁,仍然坚守着这个家,尽一个母亲的责任,将王老大、王老二抚养成人。

然而本就不幸的家庭,竟然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又遇顶头风。弟弟王老二从小就患有精神病,更加致使这个家庭千疮百孔,更加的不幸和贫穷。因此等王老大到了娶妻的年龄,别人看到他的家境,一辈子受穷不说,还要负担一个精神病的弟弟,到死才能卸下这样的累赘,自然没有姑娘敢嫁给他。

王老大也没办法,感恩母亲守活寡艰辛地把他们兄弟带大,无怨无悔担负着他的责任。当改革的号角吹到这边远的岩壁村,村里的年轻人跟着打工的潮流,外出打工赚钱。可王老大只能守在家里,孝敬母亲,照顾弟弟,耕躬贫瘠的土地,收获微薄的粮食,养家糊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