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爱情散文 - 正文*

母爱无言

二妹子 2017-10-29

母爱无言

60年前,祖父还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刚巧遇上全民闹饥荒。在那个年代,种田人基本依靠的是农家肥,化肥是从来都没听说过的东西。因此,在这样的纯自然的生态环境中,人与动物,动物与植物都相辅相成的生长在这个生物循环链上。

人们因粮食不够吃,所以猪就养得很少,肚子里的油水大多来源于野生动物。现在绝迹的红狐在那个年代里经常出没,这可恶的家伙常常偷袭农人家的鸡。这鸡是全家人称盐打油零花的主要来源,更可恨的是祖父家一只正在孵小鸡的母鸡也被红狐给叼走了。那20只小鸡娃子刚出壳因没有母鸡的保暧而被冻死了。

这可把曾祖母给气坏了,恨不得找到红狐千刀万剐。村子里不光是祖父家才遭了红狐的祸害,好多人家都一样,大家对这红狐恨得牙痒痒的。特别是麻爷和田爷,大家想着收拾红狐的法子。但不管你怎么布下圈套,那狡猾的红狐还是没被抓着。

有一天天快亮了,元清伯家的公鸡怎么一点儿没支声儿,那宏亮的打鸣声至到天亮也没有。元清爷一骨碌爬起来打开鸡笼一看,满地的血渍和鸡毛,完了完了,这下完了,鸡笼里的公鸡母鸡全被叼走了。这元清爷前两天还跟麻叔和田伯炫耀:“我家的鸡笼是用砖砌的,笼门是用钢筋焊的,那红狐再狡猾也想不出办法叼走我家的鸡。”想当初那洋洋得意的神情,元清爷给气恼得不得了,现在急了,联合祖父一起逮那狡猾的狐狸。

自从越来越多的人家受了损失,大家自发的组织起来巡夜。最先几晚倒还清静了些,三四天过去了,正当人们放松警惕的那晚,又有两家人的鸡给祸害了。这下子巡夜的人越来越多,几乎是三班倒。

又清静了好几天,巡夜人发现了一只母狐在村子边上游荡,巡夜人警惕起来,叫醒村里人起来追赶,大家包抄着母狐,慢慢的缩小着圈子,最后无路可逃的母狐钻进了一处毁弃的古墓里。

麻爷跟祖父商量着这古墓里肯定有一窝狐狸崽,要想除掉这祸害,一定要把这老窝一起端掉。大家想着法子怎么才能把这狐狸窝清除,大家商量来商量去。最后确定用火攻,用柴火熏出这一窝坏蛋。大家抱来稻草,对着洞口点燃,看着浓烟钻进古墓里,透过缝隙飘出来一股一股的烟。燃烧了很久也没见着狐狸爬出来,大家七嘴八舌的出谋划策。最后叫来三石匠用钢钎撬开石头,又用长竹杆直捅向洞里,随着慢慢逼进洞里,人们发现了母狐的腿,用力的把腿给拽出来。只听得母狐的骨头都被拉断了,才拖出来一只血肉模糊的母狐来。

母狐的一只眼睛都被竹杆给戳瞎了,眼珠子都掉在了外面,还有那只被拽掉的腿,好残忍。人们正纳闷着这洞里应该还有一窝狐崽子,想到那烟熏了半天也不出来,所有的动物都承受不了烟熏的折磨的,那小狐崽子躲哪去了?这当儿,听力好的人听见了来自东边树林里‘嗷嗷’的叫声,这叫声突然让受了重伤的母狐一阵震憾,用尽全力的回应了两声。不知是不是她在通知孩子们藏起来,只见几只小红狐正朝着这边蹒跚而来。

已经不能动弹的母狐用尽全身力气,努力的朝孩子们挪去,一点儿一点儿的向前移动,它经过的地方全是一片血迹。有痛恨的人欲上前打死母狐,祖父制止不让。母狐遇下坡就直接滚下山坡,遇水渠就趟过水渠,血液染红了渠里的水。孩子们也连滚带爬的奔涌过来,好不容易这一家子团聚了。小红狐饿极了,使劲儿的吮吸着奶水,母狐则爱怜地舔着孩子们。待到孩子们吃饱了,母狐用尽最后的力气坐起来看了一眼孩子们,张开嘴想表达什么,但最终因血竭而亡。

祖父转身走了,人们因没了阻拦,蜂拥着逮着小狐狸,一个个的掐死了。

最后在田爷家炖了母狐一家,炖好后还来叫祖父去吃肉喝酒,祖父说什么也不去,因这还被嘲笑祖父象娘们一样多愁善感。后来田爷还用狐狸皮做了一顶帽子,每当祖父看见田爷的狐皮帽,心里就‘咯登’一下的疼起来。

后来村里再没闹过狐灾,但这件事却在祖父的心里留下了烙印,以致于祖父一辈子都没有杀过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