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节日散文节日四季散文 - 正文*

火把节狂欢

文庆 2017-10-24

火把节是凉山彝族最隆重的节日,每年的农历六月二十四日举行,要热闹好几天。火把节号称东方狂欢节。火把节期间,要举行射箭、斗牛、斗鸡、选美、采摘鲜果、表演歌舞和燃烧火把狂欢等一系列活动。燃烧火把狂欢把火把节的活动推向最高潮。

今年,我们有幸参加了燃烧火把狂欢,终身不忘。

燃烧火把狂欢定于晚八点开始,我们六点就来到了广场,可比我们早来的人已经满满都是,不下几万人。广场上搭起了彩门,穿着制服的公安、保安、民兵和工作人员已经到位,卖服装、小吃和玩具的摊贩生意忙碌,尤其是一些彝族朋友,扶着扛着用干草蒿子扎成的碗口粗的火把叫卖,五元一把。进到广场,里面已用木材的边角料架起了几十个火把堆,每个有两米多高。人们等在各处,广场上,附近马路上,无论大人小孩几乎人手一个火把,或抱或夹或举,大家都在等待那激动人心时刻的到来,纯洁虔诚。

这一段时间天天下雨,抬头看看天,乌云压顶,远处东南方,云的一头已经和螺髻山的余脉相连在了一起,山上在下雨。今天这里会下雨吗?到时,那将激荡出一部水与火相博击的交响曲吗,那将是一个怎样狂暴宏大的场面啊?我心里使坏,盼望着。

广场上,到处都能听得到南腔北调的说话声,外地游客真不少。在以川音这一明显的地域特色方言为背景板的衬托下,这显得格外有意思。而身穿彝族服装的俊男靓女则成了人们追逐合影拍照的对象,闪光灯一闪一灭。越快到八点,人们的心就越急切。一些人竟然按捺不住自己,点燃了手中的火把,有人也跟着点燃了手中的火把,火光也一闪一灭。

时至八点,广场的广播里传来一声命令:开始。顷刻,几十个火堆都被浇上柴油点燃了,火焰瞬时腾腾地燃烧起来。人们纷纷点燃了手中的火把,我们也跟着点燃了手中的火把,大家欢呼着将火把投入火堆之中。火焰发出噼啪声冲上夜空,烟和热立即笼罩了人们。人们的热情也被点着了燃烧了,平时生活中的烦恼突然一下子就被不知丢到哪里去了,真正可以说是忘乎所以了。

广场上紧接着响起了欢快的乐曲声,人们不管认识和不认识,大家都手拉着手围成圈,踏着乐曲声,围着火堆逆时针旋转起来,我们被这巨大的场裹夹控制了,不能自拔,也和旁边的人拉起手,忘情地旋转起来。人人半举起小臂有节奏地前后摆动,走三步接着就用左脚在地上轻轻点一下,再走三步,又用右脚在地上再点一下,就这样重复不停地跳下去,嘴里发出哟哟的吆喝声,脸含笑容,眼睛放光。广场上好像一下子有了几十台大磨不停地旋转起来,从这磨缝中挤压出来的是无限的激情和欢乐。一曲完了,稍事休息,人们的气还没有喘完,大喇叭里又传来了更加激越的乐曲声,磨又转动起来,磨的转速也跟着加快了,磨缝中淌出来更多的激情和欢乐。一个年轻人被这场面刺激得亢奋异常,竟然围着火堆跑了起来,许多年轻人立即跟着也围着火堆跑了起来,只见他们人人脸上泛油流汗,气喘吁吁,如痴如狂。那不断变换方向的风在火焰上空盘旋,风刮向哪边,哪边的人就被火燎得发烫,被烟熏得眯眼流泪咳嗽连连,可就是没有一个人退出这颠狂的跳舞的队伍。广场成了火把节的欢乐的火的海洋。

就这样,人们随着一首又一首乐曲不知疲倦地跳下去,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空间,忘记了一切,都在这欢乐的火的海洋里陶醉着。形容这整个广场像一个巨大的的蜂巢一点也不为过。这蜂巢在不停地发出嗡嗡声,数万人像巢里的蜜蜂,挨挨挤挤,旋转,旋转,旋转······一切都在旋转,都在用舞蹈向彼此传递着激越欢乐的讯息,都在这蜂巢里尽情地酿造着甜蜜的激情和欢乐。

我们有一种穿越时空回到远古的感觉,好像被定格在了宏大的庄严的神秘的祭祀仪式之中······

抬头看看夜空,乌云仍在那儿低低地悬着,好像它还没有拿定主意,要不要冲下来,与火来一场天地的大博击。但是,我们够了,我们已经与火,与光,与烟,与汗,与乐曲,与青春,与激情,与一切进行了激烈的博击。我们此刻内心充满了明亮、兴奋、无私、开朗和爱意,没有了阴暗、忧愁、自利、嫉妒和仇恨。 其它的都无所谓了,不需要了。

我想,这欢乐源自凉山人民对古老历史的记忆和传承,更来自凉山人民对祖国繁荣兴盛的自豪和骄傲。

这是我们一生中最高兴最难忘的体验,东方狂欢节——火把节。

陈新渝 201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