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镜湖

玲子 2017-10-12

特地绕了个弯,来到镜湖畔,风光如昨天。

灰灰的天,低低的云。云层如撕碎的棉絮般东一堆西一团,在堆堆团团的缝隙间光艰难的透了出来,把远处的楼宇,近处堤岸边立着的绿色垂柳、硕大丰满的榕树,还有那无数枝条扎进水里的迎春花枝都纳入了这如镜的水中,倒影清晰悦眼。

还是那几只白色的鹭鸟在水面上滑翔盘旋,在树冠上跳着翩跹的芭蕾。 不知名的水鸟在水中扎着猛子荡起无数的涟漪,好似花朵儿在水中绽开;湖湾里的一池荷田,在深秋十月还十分翠绿,保持着多情的姿态。

镜湖此时好静啊!静得使人喜爱,喜得不能自己,喧嚣的都市中还有如此的一方清静地,让人喜出望外。 那座白色的小拱桥,依然在摇曳的翠竹掩荫下横卧在湖汊上,只是少了两个人的倒影在水里面。林中的长椅上也空缺了热恋的人儿在上面缠绵。

只有轻风中的浪拍击着石岸。我无法想象如此静美的湖,居然无人来眷顾,无人来享受,空置了这份美艳! 不。至少还有我,为寻回那份爱,徜徉在湖边。秋风蕭蕭寒骤起,黄了树,落了一地叶。菲菲细雨林间路,一池如镜的水;那鸟儿已不在,那一池翠绿在秋风中淡去,唯有文;昨日的温爱还热在怀里,只是少了一个自己。

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