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月圆在何方

秦岭雅居 2017-11-2

烟雨泡软了情话,顺着秋枝滑落,地默许了私藏,雨落转身的瞬间,飞溅了一地玲珑心。

月缺月圆,人聚人散。在大地的心头,涂抹了各自的悲欢离合。游子的背影写着不舍,挥别遮住了酸楚,相望远方,一场烟雨勾起思念,扯出眷恋,落下了缕缕乡愁。

我的爱人站在远方的土丘上,借着月影,追寻故乡的踪迹,在青山绿水深处,他爱的窝巢,牵挂满满,年迈的老人,童心未眠的孩子,日渐沧桑的爱人,隐忍的痛,留给了异乡的山岗。

异乡拼搏的他,思念零落在星花间,煎熬推着日子转,汗水为丰满的酬劳,日复一日,牵挂成为一种习惯,为疲惫疗伤。

月下话桑田,是爱人相守的时光,儿女绕膝的天伦之乐,是夫妻该有的幸福,你却在远方,等着中秋的月圆一场梦。

相望中秋,烟雨锁住了视线,月儿布了一个迷阵,雨泣声诉说着别离,泪哗哗地流淌,不知所措的秋木纳了,清凉浇透了阡陌,一场雨的不期而遇,灭了思念的火苗,徒添了失落。

月圆在何方?游子茫然了,该指责月的渎职,还是谴责时光的无章,秋水划过眉睫,飞叶为梦想启程,万物念念相关,人唯有心灵深处的期盼,暖了雨夜,擦亮了迷茫,找回了家的重心。遥远的天南海北,彼此用心勾勒一轮中秋圆月,印着故乡和异乡,甜蜜的饼香,和日子浓郁的味道,撮合了一场相会。

月儿不知是贪玩,还是顽皮,在一个个有梦的纤窗,总是迟迟不来,烟雨虚掩了思念,被囚禁的视线,在记忆里清晰可见的月光,在树梢上凝视着远方,让牵挂与夜相随。月圆处,有诗和远方,他是孤独者的天堂,在哪里,可以尽情的编织一场约会,与爱人花前月下,诉说离殇,与星光共享一片天,与孩子们同步清欢,一片乌云遮住了圆月,阴云里走出了我,转身一场梦醒了。

日子牵着我的手,在黎明的黄土地种下月牙,太阳似乎不乐意,耷拉着脸少了热情,也许是因为光和不均,月牙没有圆,在暮色里,我又一次纠结了。一种自然的过失,却惩罚了我的偏执,对着深邃的长空,轻叹一声,月圆在何方?没人能告诉我去向,滴滴答答的秋雨持续了一季,青苔随处可见,让霉变的思路现形,人开始诅咒起雨的无聊,却不知雨在路上的艰难,只有风可以化干戈为玉帛,呼唤着远方,安抚着拾阶而上的落叶,月在乌云过后露出笑脸,姗姗来迟只为圆一场未圆的梦。

时过境迁,月圆了人心,映照着打拼的人儿,风风火火奔波而行。当我又一次仰望圆月时,内心是欣慰的,我知道那个圆圆的月亮里有你,有家,有我的世界。

氤氲弥漫的南山,野菊花开在山坡,它以太阳的姿势绽放,耀眼、娇贵,降生在平庸的芳地,体会月圆的滋润,装点落秋的从容。我俯下身,捧着金色的菊腮,为我和远方的爱人,在月圆夜收藏一笔缺失,若干年后的月圆夜,步履蹒跚的我和你,拾忆错过的风景,向长生天索要属于自己的星辰,月儿依旧会圆同样的梦。

那年的那夜,月儿圆了,花儿开了,落秋的长提诗心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