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红与白(23)

宜昌石头 2017-11-2

红与白(23)

二十三、触香儿

接吻就是KISS,就是亲嘴,就是打啵,就是宜昌话里的“触香儿(‘香儿’必须连成一个字说,就和普通话里的‘一会儿’一样)。”

触香儿说来简单,人人与生俱来,从小就会嘴对嘴,但男女之间、现在也包括同志和拉拉之间的接吻不单只是单纯的唇与唇之间的接触,而是需要运用唇、舌、牙,包括身体,以及一系列的动作才能激发深层次的感情。这其中包括亲吻、吸吮、轻咬、舔舐等初级动作,还有中级的推动吻、吸舌吻、齿龈吻、滑动吻;以及高级的嚼食之吻、律动之吻、深喉之吻、热情之吻、甘泉之吻,那也许只有浪漫的法国人才能掌握的高难度技巧。

其实,触香儿不需要那么高超的技巧,如果一个男人在接吻时向女人展示中级技巧,对方就可断定他一定是风月场的老手;而如果一个女人在接吻时向男人传授自己的高超技巧,猜都不用猜,如果不是度人无数就是夜店的常客,或者就是做那种皮肉生意的。所以,掌握初级动作就已经足以使自己和对方热血沸腾、怦然心动。用宜昌话说:女人只要“模子(脸蛋)”好、“条子(身材)”正就逗人喜欢;男人只要长得“撑头(体面)”、会“日白(说话)”就会有女人青睐,丹凤眼和那个城里来的男人就是这样看对眼的。

他刚开始轻碰对方红唇的时候,体会到的是一种柔软饱满,富有弹性的触感,还看得见她脸蛋上浮现的羞答答的表情;她就很快地回馈了他一下,就是在他的大嘴上轻啄了一下,他的心里就有了些潘长江所唱的“层层的波”;然后,他轻轻的吸了一下对方的樱桃小口,轻咬了一下她那红润的嘴唇,就能明明白白的看见这时的她眼如媚丝,一张好看的脸上满是喜悦之感;就能很明显的感到她的身体在微微颤动,口中娇喘连连,也能感觉到有暖暖的鼻息游离在自己脸上,少女的幽香也能滑进鼻腔,冲击着自己的心扉,此时此景自然不能不心动。

女人、尤其是女孩子都喜欢吃冰激凌,除了那甜到心间、滑到极致的甜蜜,还有品尝时的那份乐趣:捧在手里,手凉凉的,心痒痒的,但绝不能狼吞虎咽,也不能大口吃,只能优雅地挑起自己的小手指,拿起那把小勺矜持的挑上一点点冰淇淋,小心翼翼的送入口中,慢慢的品尝;小舌在自己粉红色的口腔里时而顺时针转动,时而逆时针转动,就能充分体会甜甜的滑滑的滋味。这其实与接吻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再次将自己的大嘴轻轻靠近她那柔美的红唇,她那轻巧的舌尖胆怯怯地伸出唇缝轻轻舔了一下他的嘴唇,他就再也忍不住,将他的嘴唇完全盖上了她那樱桃般娇艳的嘴唇,当然有一种芳香甜美的湿润,还有她那一点点打开的情感。她的脸上容光焕发,丹凤眼望着他含情脉脉的,男人那有力的搂抱、大胆的亲吻和不可反驳的激情已经深深地感染了她,灼热的情意突如其来的化作了雨点般的亲吻,像暴风雨般的布满了他坚毅的面颊、平坦的额头、浓浓的眉毛、高高的鼻梁、有些胡茬的下巴,当然更多的还是落在了他的大嘴上。

她的吻是热情洋溢的,她的声音是温柔无比的:“人家说到做到,说让你抱就让你抱,还和你亲了嘴!这下你满意了吗?”

“打住,人家刚刚尝到滋味呢!”他突然有所察觉,从她的脸上抬起头来:“你是不是反悔了?又想说什么?”

“你就不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可是贵客,我也是不能离开很久的!”她在解释道:“两个人不声不响的消失了个把小时,会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他不得不承认她想的周全:“你的意思是什么?”

她早就想好了:“我们分开走,各走各的门回去。”

他有些失望:“还有吗?”

“你说呢?”她轻声一笑:“等到打丧鼓的时候,我们就又分别溜出来,还是到这里来。”

他有些怀疑:“你不会是忽悠我吧?”

“谁说的?”她的那个吻情深意长,也充满温馨:“记住我们的约定,出来的时候提醒我一声,人家都被你逗得不行了呢!你敢说不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