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叩访白子国

红树 2017-11-2

叩访白子国

李 泽

初冬,凉意如水,徙步白子国遗址,了却了多年的那份夙愿。白子国遗址位于弥渡县红岩乡境内。《新纂云南通志》记载:“有仁果者以慈善治国,国人载之,于白崖立白国”,又载:“天竺白饭王之裔名仁果者,为众所推,汉武帝册封为王,都白崖,号“白子国”。《滇志》也记载道:“汉元狩间,庄矫治滇,仁果治白崖”。从汉武帝时代的仁果到唐代的张乐进求,白子国共经三十三代。

白崖即现在的红岩,为避“白”而改红。我们从红岩城出发,先后游了古城、金殿窝、白王寨、西门火烟堆。这些当年赫赫有名的繁华盛地,苍桑更迭,物换斗移,有的化为废墟,有的成为良田。只能依稀看到一点痕迹。废墟里生长着剌巴、野蒿和不知名的一些杂草,在秋风中颤抖,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死而又生,生而又死,好象哀叹着那段逝去的繁华。良田里一望无际是金黄的稻谷,在秋的季节,等待着人们去收割。

站在古城,注目四围,其西就是当年的茶马古道,远望这千百年来经受雨淋霜侵而存留下来的马蹄痕迹,似乎隐约听到当年阵阵的马铃声和赶马人那哀怨的《赶马调》。他们就是经过这条古驿道跋山涉水,去印度和缅甸,实现各自的追求和期待。

古城之东原有一座彩云桥,据说始建于东汉中期,可惜在民国十四年毁于红岩大地震。有人回忆,彩虹桥形似彩虹,横跨赤水,东西长约二十米,宽约六米,从东西上桥,都有六十米以上的长度缓坡,所以桥身显得特别突出高耸。桥上盖有小巧玲珑的房子,墙壁上曾留有一首诗:

蒙山山河早失名,赤江南去水盈盈。

千年桥在谁题注,两岸波澄可濯濯。

凤栉持来金马使,马蹄踏过彩云城。

唐师汉将曾经此,顿起乡关不无情。

这诗现已变得对逝去岁月的一首挽歌。

是的,历史是无情的,其兴也渤,其衰也渤。白子国也难逃这一劫难。白子国兴盛过,辉煌过,而今却踪影也难于找到,我们只能打开另一个历史的隧道,从民间传说中的一鳞半爪去拼揍这个王朝的倩影。

在白子国之西,居住着祖孙二人,一日,到京都购物,听到王后得了怪病,国王请遍天下名医医治,也没有治好,便出黄榜,有谁治好王后之病,赏金千两。孙子调皮,揭了黄榜。老爷子只有硬着头皮去治。

来到宫里,那些自命不凡的神医,看祖孙二人脚登草鞋,身挂羊皮,一副土包子模样,连正眼都不看一眼。好在大内总管有见识,热情招待了二人,并请老爷子给王后看病。老爷子把脉后,叫孙子到宫门外守候西边的云彩。自己却吧哒、吧哒地吸起老草烟。过了一会,孙子跑进来,大叫西边有云彩出来。老爷子又分会付,去等候宫墙上长出野蒿。又过了一会,孙子告诉,墙上长出野蒿来了,老爷子腾空而起,拔下野蒿,兔起鹤落,人又回到了原地。他信步走到宫殿大柱前,手中多了一杆羊鞭,鞭影晃处,双手合抱的大柱被裹到了一边,老爷子从柱墩上取下一缕头发,烧成灰,以野蒿相拌,请人敷在王后的乳房上,没过多久,王后的病就好了。国王十分感激,赏赐祖孙二人黄金千两,二人坚辞不受,国王又赠了两匹宝马,派侍卫一直送到家里。

法拉格在他的《思想起源》一书中说:“传说和宗教的仪式证明着久被遗忘的时代”,我们揭开白国传说神密的面纱,便透视出那个时代的一种精神和品质。

当然,白国故事要数最精彩的还得算是细奴罗与三公主的故事。三公主生性活泼,追求自由,无法忍受宫廷的那份禁锢,终于有一天,他独自离家出走,深秋季节,寒蝉凄凄,北雁南飞,三公主开始感受到离群孤雁的寂寞和荒凉。当她昏倒在旷野中,是一个叫细奴罗的年青牧羊人救了她。三公主被细奴罗的英俊、聪明、和真诚所打动,不久就和他私订终身。最终白王不得不招细奴罗为女婿,并把王位禅让给了他。这一缠绵的故事至今在弥渡西山一带,从毕麽跳神中完整地演义着。

三公主把美丽的青春释放在追求自由的旅途中,闪现了一道女性亮丽的人格。父爱、母爱、天伦之乐诚然是可贵的,然而必须是双向的,当这种爱禅退为一种占有,那么,挥断这一情愫,也是一种解脱。

神游远古,有的是几分感叹,红岩自古便是昆明通往往滇西的要冲,而大自然又赐于肥沃的土地,便利的水法,于是这里演义的故事便带有几分神奇与优美。站在古城,火车的气笛声把思绪拉回到了现在,历史再次给这片土地以青睐。遥望赤水青青,稻谷飘香和那宽阔的大道,似乎又看到了这里的明天。

作者单位:弥渡县委宣传部

电话: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