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扭松

红树 2017-11-2

扭 松

李 泽

我的家门口有一片要松树林,孩提时的我,常去那片松树林,那里装满了童年的故事,盛满喜怒哀乐,同时也给了憧憬与期待。

有一天,树林里响起了斧子高亢粗犷的响声,一棵棵笔直的松树,在山里男人的调子声中,应声倒下。栖息在松林里的精灵们,在一声声的叹息中,背井离乡,踏上异乡之路,消失于远方。松树们在山里人的斧子下,实现了实现了鱼跳龙门,都成了栋梁之材,有的成了横木,有的成了椽子,它们都可尽其才,找到了自己的坐标,实现了自己的抱负。

飞鸟已绝,欢声已尽,这块土地顿时一片狐寂,一片空旷寥寥,寥如刚失去亲人的心情,寥如旷野中孤行的影子。若大的一片松林就只剩下一棵扭树,这是一棵被山里人遗弃扭松,命运注定了它做不了栋梁之材,有用之材。只能老死于生它养它的这片土地上,也许它是这片松林里最老的松树,凄风为锤,烈日为火,不断打磨它的身子,那全身凹凸不平的皱纹,是岁月留给他的永久的纪念。这棵扭松,实在长得不成样子,它把自己的整个身子,弯曲成一把巨型的弓,犹如一位饱经风霜,老态龙钟的驼背老人。它的身上长着好多个包袱,活象人脸上长着的大瘤子。

似乎它生下来就是被人欺负的,那时的我与小伙伴们一起经常爬到他的身上,用手锤它的身,用脚蹬它的腿,有时还用小刀雕刻它的脸。童年的我们,不知道它是无用之才,就知道他天生弯曲的身子就是老天爷赐给我们的玩物。

一晃几十年,多年在外漂泊的我,在一个假期中回了一趟老家,想重复一下童年的脚步,去唤醒同年的一分美好的记忆。这时我突然想起了那棵扭松。于是,我与儿时的小伙伴一起去看那个扭松,我被眼前的一暮惊呆了,眼前又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松松林,比原来的长得更茂盛,更生机,更朝气。精灵们又回到了这片林子,无忧无虑的过着自己美好的日子,轮回呀,美好的轮回,我心里叹息着。

伙伴告诉我,这片林子,是扭松的杰作,这片林子的每一棵树,都是扭松的子子孙孙。朋友说,扭松虽然做不了栋梁之材,但它结出的果实是饱满的,风把扭松的种子吹落在这片土地上,吹落到这片土地的每个角落。种子在土里发芽,破土而出,慢慢成长,几十年后又长成了苍天巨松,长成了一片绿色的海洋。这时,我急着去找老棵扭松,扭松还是那棵扭松,只是更加老态,更加弯曲,我在扭松旁站了好久好久。

作者单位:云南省弥渡县委宣传部

电话: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