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我本楚狂人—读李白

聚散两依依 2017-11-2

从“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的朗朗上口的诗句,到“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人生豪迈,谁人不识李白?

李白,号青莲居士,生于唐朝盛世,相传是吉尔吉斯斯坦人。诗人的一生游历大好河山,就如在《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中写道“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公元725年,诗人年仅24岁时,仗剑去国,辞亲远游。当时从蜀出发,此乃道路漫漫人生艰难。终在天宝元年,公元742年发出感叹“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这不仅是蜀道难,更是预示着人生的艰难。古人读书优于仕。诗人也是渴望建功立业。终身安社稷,一朝赢得功名照苍生。他的才华一入都城长安,便是惊叹了世人的眼光。贺知章高度称赞他为“谪仙人”,此乃不是凡人,而是天上下凡的文曲星。并在玄宗皇帝面前极力推荐他,那一段时间应该是诗人在官场最为得意时,“云想衣裳花想容”,这样的优美的七律为他赢得了皇帝的欢心。便有了力士脱靴,贵妃研墨的场景。正所谓高处不胜寒,过人的才能也迎来了嫉妒和迫害。诗人在名义上的赐金还山下,离开了京城。开启了他的人生另一个篇章。

诗人被贬京城之后,郁郁不得志、怎奈权贵当道?只能寄情于山水之间。诗人一生喜爱洞庭湖的波澜风光,清澈透明的湖水,还有那动人的斑竹传说。“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诗人在此留下了赞美洞庭湖的诗篇,无限月色,映照湖面。离开洞庭湖,沿江而上来到庐山。“疑是银河落九天,飞流直下三千尺”,可想而知,瀑布落差之大,犹如太清落入人间。“好为庐山谣,兴因庐山发”,庐山的自然风貌吸引了诗人的胸怀,大江茫茫去不还。

诗人一生游历山水,更是交友无数,与杜甫合称李杜,杜甫小他十一岁。李白为杜甫留下了“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的佳句,诗人思念好友的心情就像这绵绵的汶水向南而去,绵延不绝。而脍炙人口的“桃花潭水三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又一个三千尺,更是折射了文人之间的友情。在诗人留下的大量诗篇之中,有许多是与友人同游山水,畅谈人生的场景。“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人生对酒当歌,行乐须及时。

光阴如梭,转眼就到公元755年,盛唐经历了安史之乱,诗人因终以参加永王东巡而被判罪长流夜郎。诗人的一生是悲壮的一生,从“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的豪言,到“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洒脱,诗人此时发现,“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月亮经历了千万年,依旧高悬天空,唯独诗人郁郁寡欢,不得不唱出“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落寞。诗人远离家乡,不觉想起远方的父母。游子在外,自古忠孝两难全。“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光阴如梭,人生易老。岁月的磨难让诗人的才情更加悲悯,“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诗人的一生颠沛流离,晚年时刻来到了马鞍山当涂县,他的族叔李阳冰当时在当涂做县令。他在此度过了他人生的最后时光。当涂离他一生游历数次的宣城遥望,想当年他要“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欲上青天览明月。他没有上到青天,最后却在采石矶跳江捉月,成了千古传奇,从此诗人羽仙而去,只留下载入史册的名册。

李白纵有千般豪情却被朝廷不得重用。人生几何,对酒当歌。我舞影零乱,我歌月徘徊。诗人的一生是孤独一生,世上凡人谁能懂他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诗人在唐朝盛世留下了重墨异彩,在历史的长河中熠熠发光。 还记得那个高唱“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看破红尘的诗人吗?还记得“举杯消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缘愁似个长的诗人吗?还记得天生我材必有用的豪情吗?经历了千百年之后,诗人依然在历史上闪耀着独属于他的光芒。

诗人一生的颠沛流离铸就了他诗歌的高度。他不屑于与权贵同流合污,他要绽放属于他的思想。他的人生是丰富的,他的诗歌内容是多彩的。赞美山水,送别友人,感伤人生,时光易叹,这些都是他诗歌创作的题材,他铸就了唐诗的新高度,以至于今天他依然是诗歌里程中无法跨越的里程碑。公元762年,他纵江捉月而去,留给后人无尽的遐想。

在当涂苍翠的青山脚下,埋葬着诗人的衣冠,这是一座千年的衣冠冢,余晖斜斜地洒在暮碑上,时光在这里静静流淌了千年,却依然能感受诗人的思想光芒、文采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