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就算“超神”又如何

文宇 2017-11-2

独上西楼,月如钩,人迷糊,望断王者路。

我玩王者荣耀,前前后后断断续续玩了一个多月,期间下载三次卸了三次,人性的贪欲与自我觉醒的矛盾在这个过程来回穿插,搅得人心神不宁。

接触王者这个游戏是自制力不足的结果,外界的因素不可忽视,但当时就是想找个手游来玩。有个玩家这样简易的评价了王者:输了还想来,赢了更想来,反正就是喜欢。说是评价,其实就是一个玩后感,说到底是丧失了理智的被玩后感。

王者跟大多数游戏一样,很容易上手,在相对公平的运作机制里,新手上路排到的往往都是新手,而刚开始系统授权体验的英雄又是极易获得体验感的英雄。比如射手后裔,低端局输出很明显的英雄;比如亚瑟,一个耐伤害操作简单的英雄。随着一声提示,全城出击,在消灭对手收割人头收获胜利里得到了极大的游戏快感,在被杀死被打败的懊恼里迫切希望翻盘。就这样,在一局又一局的游戏里逐渐沉沦,在一次又一次的胜利与失败里增加贪欲。我一开始用的就是后裔这个英雄,凭着对游戏的嗅觉,我刚开始就收获了很多次MVP,并保有百分之八十左右的胜率。随着遇到的对手愈来愈强,后裔这个英雄的使用愈来愈显得力不从心,成了对方战士尤其是刺客的第一目标,前期死的次数多了就会发育不良,而游戏的时间节奏要求很强,谁抓住了先机就提前一脚迈进了胜利的大门。之后随着召唤等级的提升,我买了“李白”这个英雄,本以为从此可以仗义行侠、快意恩仇,但就像我驾驭不了酒一样,我学不来诗仙的洒脱。“李白”这个英雄的操作分两种,要么是来无影去无踪的收割高手,要么是千里送人头的菜货,我介于两者之间,选择放弃。后来看高端玩家的游戏直播,玩了一段时间的“赵云”,后来又看上了“李元芳”,这其中沉沉浮浮。有全场带节奏零死亡的MVP局,有无限制送人头最后躺赢局,有从头败到尾不见希望局。没有一个稳定的队伍,没有几个一起进退的兄弟,单枪匹马是很难有作为的这游戏。一个讲究狼性的游戏很难用虎性去改变。在单排的世界里,一旦开局不利,就互相对骂,因而游戏的快感就荡然无存。在断断续续一个多月里,零零碎碎对王者产生了一些情愫,说不清道不明,难以琢磨的反复让今天来做一个了断。

就游戏本身而言,它只是一个闲暇时供人消遣娱乐的工具,主是人客是游戏。但游戏设计的本质是盈利,它抓住的人的向乐性,试问谁不喜欢能让他快乐东西?于是先给一点甜头,然后恩惩并施,挑起你无限的欲望,最后把你推向无尽深渊。在这过程中人一旦失去了理性,游戏就会反客为主,在玩游戏与被游戏玩之间,很容易模糊界限,而自制力不强是人性的弱点。在网上看过一个视频短片,一个成年人因玩王者太过于沉迷,发了疯,在大街上冲撞,口里念念有词全是游戏术语。有个小学生在暑假里因长时间低头玩游戏,颈椎严重受损,抬不起头,最后不得不到医院接受理疗,而医生给的建议要么控制游戏时间要么变换游戏姿势。

就游戏过程而言,时间是游戏的生命。大型的游戏一般都有严格的设定,你想短时间玩通一个游戏几乎不可能,一旦游戏本身失去了新鲜感和挑战性,这款游戏也就走到了终点。为了推迟游戏消亡,为了不断给玩家制造新鲜感,游戏运作团队会不停给玩家制造刺激,会创造和利用各种方式给玩家送小福利,在小确幸小满足里继续深挖玩家的贪欲,在一个小成就达成里设立另一个更大的诱惑。我有想过专玩“李元芳”这个英雄,出一整套适合自己的高级铭文,从每天的签到到完成系统设置的各项小任务,到一有金币就用去买低级铭文然后碎成碎片等着换高级铭文,可这办发半个月下来高级铭文也就换了四五个,远远达不到欲望的进度。非人民币玩家提升英雄属性的唯一途径就是拿时间耗,而这就违背一开始玩游戏的初愿。

就游戏体验感而言,成就感是最大的快意。你若是想简单玩玩而已,那你就收获简单的游戏成就;你若想神之又神,那你就得付出认真。我曾和在读研的大学同学交流游戏体验,我说这游戏可玩,但它太能打乱人的节奏太能消耗人的精力了,本是想着小小休息娱乐一下,可一局下来二三十分钟过去了,要做的下一件事情的注意力受到影响,很难专注。要是一局不能满足,那可能就是一局又一局的玩下去,最后就是沉沦毫无节奏可言。在无休止的成就与沦陷里,日子过得除了游戏还是游戏。我试想我若玩到最后,炼成金刚不坏之身,成了超神里的传奇,那又能怎样?我能收获多少鲜花或掌声?我能以此为职业和追求?我能以此替代我生活的种种?肯定不能,就算我真的“超神”,那也只是一时,很快就被人超越,关键这不是我的追求,总之对于这块游戏我耗不起。

曾经我也下过一个论断,游戏跟篮球一样,你不要太过于在乎结果,享受过程并由这个过程给你带来的快乐才是真谛,但人时间和精力毕竟有限,应该用在正确的事情。人生众多大道理,最是舍与得之间最为讲究,这一次我选择本真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