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沉香

方仲贤 2017-11-2

这几天天气遭透了天天下雨,正如老人们所说的"烂九黄".昨日早上天空还是晴朗的,眼看太阳马上从马耳钻出來,一会却又变得阴沉沉的,很是压抑,乌 云承受不住悲伤的重量,任凭悲伤的泪水顷刻间洒落人间。

本以为又是一个可以忙里偷闲的午后,我坐在窗前打开电脑,品读我的一些旧作,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味,就被淋淋沥沥的雨声扰乱了思绪,一阵秋风拂过,带着淡淡侵骨的微凉。

我长叹一口气,伏在阳台上,窗外的天空白茫茫一片,远处的山朦胧在云雾泛起的忧伤中若隐若现,近处的雨滴滴溚溚打在雨棚上.

我怔怔望着窗外的雨丝,心中萦绕起一股淡淡的忧愁与怅然,关了电脑无心再去读那一篇篇散文。

经历过不少人生风雨的我,摸爬滚打尝尽人间酸甜苦辣.在这人生路上,匆忙走过了六十多个春秋,常与皈依佛门的文学朋友上庙烧香总认为可以看淡红尘一切,不再多愁善感。可在这样的冷落清秋,随随便便的一场秋雨无端地惹起心底里最初的情感。我放宽心情尽力阻止,可无能怎样使这闲散的午后,任凭自己随着酣畅淋漓的秋雨,去放逐灵魂,让灵魂在这场秋雨中洗涤浸泡,还一个安静的我.可.......。

我知道自己修炼不够,达不到心如止水的境界。在累累受伤之后依旧想要去怀念曾经残存的记忆;追寻好几次曲终人散的凄凉的生死离别.尽力割舍忘掉,反而越是想忘,越是忘不了.始终忘不了,我只好庸人自忧以泪洗脸了。

原来,我以为,在经过多年秋风劲扫,秋雨洗刷,会把那些让人泪丧荡涤殆尽,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失.这曾经爱过,恨过已深深刻在我破碎的心上了.记得第一次与她偶遇,在周末迎新晚上会上,她同她单位英俊小伙肩并肩与我擦身而过,走到我面前,她回过头对我微微一笑,笑得那么迷人,自那以后,每逢她们排练节目,我都要去那礼堂入口处,等着她的降临.七点,八点,九点......

我等啊,等,一只接着一只地抽着烟,一阵爽朗笑声,她来了,來了,我心快跳出來了,她穿着鹅毛色的毛衣一下子停立在我眼前,我快冷却的心为之一掁,仿佛生命又重新属于我了,我不信鬼神,那一刻,我却相信我的赤诚感动了上天,使我沒有失去这几乎要失去的重逢.从那天晚上,我恨不得把那些尾随围着她转的小伙通通赶走,不让他们再靠近她一步.胆小面怯的我不知怎的一下子变得不拘小节大胆起來,勇敢地抓着她的手一曲接着一曲狂舞起来,使在坐男子无缝可插,上前请她.时钟又打10点,舞会结朿,可我总觉得那钟是否太快.提前结朿了我的美梦.

那晚,第一次与她漫步大街小巷,她终于开口了,她把长长的披肩发往后一甩说"你也爱好文学?"我点了下头".她吃吃一笑"继续往下问"你知道巴尔扎克吗,他是哪个国家的?"我过于激动:"突口而出"俄罗斯著名诗人".她一下笑弯了腰.我马上补救,他是法国的,他是在俄罗斯出生的,原來写诗,后来攺写小说".她冷笑一会又沉默起来.

我早知沉香也热衷文学,还在省级<<南江文学>>发表过一个中篇<<十六号病房>>其实我的谈话都是"预谋"已久的.在追寻她之前,我早以写在纸上背得烂熟,可那晚却被她一问就黄了.

笫二次,我又主动约她去了兰山公园. 我把我发表在<<钟山>>杂志的中篇<<山城恋>>给她点评.她看了后,毫不客气地说"我劝你还是先写自己经历过或身边熟悉的生活,不然你写出来不真实,给人一种胡编乱造的感觉,文学是人学,人的感情学,要反映人性,要有独特的感受和独特的表现手法,并要对生活有敏锐的观察."她谈到这儿,我深知沉香高我一筹,要想得到她,谈何容易!

我当初自以为,自己看那么多爱情小说,已经懂得了爱情的真谛,不知天高地厚,23岁的我生活阅历太少,怎知道这门深奥的学问.我现在自己应该 激流湧退得了,远离于她以免越陷越深.

中秋节,她又上门约我去兰山公园,我又想 拒绝又想同往,心里矛盾极了.最后在她再三邀约之下与她徒步上了兰家山

那晚月亮好圆,在与她交谈中 ,我似乎明白了讦多以前不曾明白的事.我觉得在她与我交往中也渗进了一些虚荣的毒汁,她说她挺喜欢我,可她又与那个小子经常相约去登山露宿,而且.........

这不怪她,也讦,这竞我是错误的根源,我该自责了吗?我又想,不,这自古至今,哪个少年不想追求美丽少女呢?何况沉香才貌双全.

后來她与那小子结了婚,我受了强烈刺激,我悔啊,因为她对我那么好,我明知道她不会嫁与我,我却还偏偏爱上她.使得我的一生处在这样不幸之中,由此,对任何追求我的女人尚无感觉,甚至抱定终身不聚.

每到节假日,一想到与她相聚日子就使我蓦地感到心的空虛,感到一种失落.

不到一年,那小子把她给拋了,她又约我去兰山公园.我母亲在屋里跳了出來骂着我说"你又不是收破烂的,别人用烂的你也收!"我赶块拉着她跑了出來直奔兰家山.那晚她哭了,她漆黑的眼珠浸泡在泪水中.看着她哭成那般样子,我心如刀绞.吻着她那受伤的眼睛也跟着她哭了"沉香呀,婚后的夫妻生活决不象恋人的生活,它不再是月下的漫步,花间的依偎,而是实实在在地过日子,成了家,内容更深厚了,爱就象种子埋在家里,延伸到家的每一个角落.可那小子却人在家里,心在外面,根在外面发了芽........."

刚说到这儿,一声惊雷"轰隆"一声霹打过来,沉香紧紧地抱着我死死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