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安康有个谢青天

清风细雨 2017-11-2

世人皆知,河南开封有个闻名于世的包青天,岂不知陕南安康也有个流传千古的谢青天。

常言道:南方才子北方将。余以为,这话一点都不假。幸被李克强总理誉为“秦巴明珠”的陕南安康,北依秦岭,南靠巴山,汉水横贯东西,河谷盆地居中,自古以来文儒之气并不稀疏。仅在清代百余年间里,汉水之滨的谢氏一门,不仅接连高中了谢玉珩、谢裕楷、谢俊崇三位进士,另有七人中举,三个知府,九个县令,不愧为陕南望族。而且所有出仕之士都能以勤俭品端,爱民清廉而深受百姓赞誉,为汉水文化史增添了一抹浓重的色彩。这其中,当数人称“谢青天”的谢玉珩名气最大。

学有所成,安康大儒。谢青天原名谢玉珩(1781~1854),字宝书,号鹤舲,陕西安康流水店陈家坝人(今汉滨区流水镇中心社区)。自幼聪慧,五、六岁嗜学如成人,从兄学经书,后与张补山共师乡贤董朴园。董谓张博而才,谢拘而谨,乃安康少有之大儒。

谢玉珩嘉庆十八年(1813年)拔贡,二十一年中举,二十五年以进士分发四川,历署新宁、德阳、昭化、绵竹、达县知县。从政期间,清正廉洁、守法奉公,并且为民请命、除暴安良,赈灾济贫、减赋安民,崇文重教、创办义学。谢玉珩高中进士后,一直在川北一带做地方官,在当地留下了很多传说故事。特别是善折狱,凡遇疑案,再三推勘,不得真情不止。其中流传最广的,便是其在昭化任知县时侦办的一件凶杀案,在民间演绎出《谢青天断案》。清代道光三年(1823年),谢玉珩出任昭化知县,上任不久遇上一个十分棘手的案子:劫案连着凶杀案,据情理推之引出双尸案,贸然开棺验尸又惹下泼天大祸。皇上限期三个月查清案情,否则株连九族。谢老爷子于是微服私访……蜀人慕其德行,于是呼之“青天”。

家庭助廉,守法奉公。据《安康谢氏族谱》载:二百六十七年前的清乾隆十五年,住在原福建龙岩州武平县中山镇上坪村,九二朗公后七世祖桂宗公长子维敬公之后一个名叫谢世显的壮年男子,在南方大移民潮流中,怀藏家谱携家带口一路向北,当来到江南水乡般的陕南安康时,长途迁徙中的他不由得砰然心动,便决意放下包裹,落脚此美丽的地方生根发芽起来。他们先落地汉阴县,后又伸展到了岚河口、流水店等地。谨行家范,从严治家,耕读传世,农闲时组织山货特产自汉江放排外运,再倒腾回些外来物品,逐步发展,家道遂渐入佳境。

据谢氏后裔珍藏至今的谢玉珩父亲谢元敬撰写的《自叙年谱》载,谢玉珩嘉庆二十五年十月十六日赴蜀上任时,其父谢元敬临别告诫说:“凡为官者,荣亲易,不辱亲难。此去当为蜀民造福,不义之财分文不取,倘旅费不足,着人归取,余力尚能勉凑也。”次年谢玉珩因手头费用拮据,遵父嘱着人归取银二百两,而不累及百姓。

崇文重教、创办义学。新宁俗朴,文事不举,他于四乡设义学,常携笔墨书籍躬往劝导,奖掖学业优秀者,果有张姓生员乡闱告捷,时人誉为“破天荒”。文庙倾颓,募金逾万,十月乃成。位于四川省广元市元坝区城东2.5公里处的凤岭山,亦名塔子山,海拔1056.3米,与昭化古城隔江对峙。《旧昭化县志》载:晋永康二年(公元300年)有凤栖此山,为此而故名。道光四年(1824年),邑令谢玉珩倡建“崇文塔”一座,由此以塔取名。

赈灾济贫、减赋安民。谢玉珩后移任绵竹,道光四年大灾,他全力以赴救灾散赈。先清户口,分极贫、次贫,据门牌发给米票。设两局,极贫归赈济局,次贫归零赈局。贴出安民告示,约日散济,每砍领五日粮,民无拥挤守候之苦。有议设粥厂,他说:“施粥杂沓,稍有颜面者,甚于嗟来之食!”

为民请命、除暴安良。他还办团练,禁盗窃以民捕贼。为劝化乡民,又用乐天体,编五、七言俚句俗歌,张贴街市通衢,妇孺皆能成诵。邻邑并有抄录,传为家训,地方一绅士录为一册,题名《谢公宦蜀政治录》。凡官去任时必减价税,印契人惊问其故,他说:“吾资金无忧不给若后任新莅斯土,倘所需不敷,不又重累吾民乎!”执政爱民深得川人拥戴。离任新宁,士民攀留,四境奉送万民伞,抵昭化,民相候道左迎接,并建德政坊,书“为民父母,除暴安良”,谢力阻未能。此坊曾毁坏,光绪四年,又重修。道光五年,因父丧归家。百姓赠匾书“上蔡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