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谈书堂话旧

网事随风 2017-11-2

谈书堂话旧

阮以敏

谈书堂坐落于古田县大甲镇上书村,原名觉真堂,乃村民祭祀之所。南宋庆元三年,朱熹为避“学禁”之难,客居古田杉洋蓝田书院讲学,村人仰慕其才德而延请在此谈书论道,因此更名谈书堂。朱子曾亲题“谈书堂”匾额,笔力遒劲,酣畅淋漓。由是道德文章,薪火相传。后人亦有以“谈书书院”相称,但大甲乡邻仍称谈书堂,更感亲切。

据上书村《林氏支谱》之《清乾隆乙酉年募建谈书堂序》记载:“……地经过化便是名山,此玉田东路之所以异于他乡,虽西魏无可高驾乎其上。浣溪书院独编形胜,东则如程漈(即今之鹤塘镇程际村)兴贤书院,三阳(即今之杉洋镇)则东西斋如蓝田书院,而吾乡之谈书堂遂并驱诸名区而馨闻古今矣。原为真人肇其迹,额曰‘觉真堂’。至宋文公朱履蹄云,红溪载雨,更而题之曰:‘谈书堂’。墨迹淋漓,草木润三春之色;砚池活泼,山川泽一客之妍。先贤足迹,片土芬芳,而祀亦仍其旧……”清道光二十一年(1842年),乡进士、例授文林郎候选知县正堂许子春撰写的《纂修旧序》;清光绪三年(1877年)春,举人、奎光书院掌教、例授文林郎分发浙江布政使司经历吴步青撰写的《序》,均有简要提及谈书堂及其对后世深远影响。

谈书堂占地面积近十亩,背靠山岗,面向歪头峰,四周围墙包围。堂前悬挂朱熹在白鹿洞书院所作《学规》:“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学、问、思、辨四者,所以穷理也。若夫笃行之事,则自修身以至处事、接物,亦各有要……”一方面提倡博学、审问、慎思、明辨教育思想,另一方面强调修身、处事、践行做人原则。正门外另有坪近2000平米,供学童活动。右前方40米处有一口水井,供学堂使用。左侧山丘有一棵朱熹讲学期间亲栽木笔。传说这棵木笔树很是怪异,每年只开花三朵,有顽童几度欲折枝砍根,翌日重又复原,这一故事至今流传。清代古田名士、恩贡郑文堂于咸丰甲寅(1854年)夏游谈书堂,有感而发《咏木笔》诗一首:

含烟木笔向天开,闻道文公手自栽。

谁识庭前勤灌溉,斧斤几欲砍根荄。

谈书堂于南宋以后因年久失修而塌陷。明正德四年(1509年)重修,坐午向子兼丙壬,六扇七柱两展槢杠梁露伞,以垂圣迹不朽。内祀朱文公圣像并三宝(在佛教中称“佛、法、僧”为三宝,或指觉、正净三世佛)、伽蓝神、先祖、真人诸位宝相。

元代以前,闽东书院以民办为主,元明两代,官方加强对书院控制,同时出现官办书院。到了清代,书院以官办为主,民办书院逐渐走向衰亡。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乡人题捐重修谈书堂,上书村《李氏族谱》记载:“……其堂庙高二丈一尺六寸,中座阔三丈一尺六寸,深四丈一尺一寸,小厅左右阔二丈一尺。”其后毁于战乱,具体年份不详。乡邻敬仰先贤遗迹,对谈书堂的归属有所争执,曾告到县衙。清光绪二年(1876年),时钦加五品衔、补用分府摄理古田县正堂丁策勋审结,判决原址重建,村民共用。主体建筑单层土木结构,三间并排。中间为佛堂,众姓供奉。朱文公圣像恭奉左祠,右间空旷留作村民打斋、烧香、宴会之所。

民国十九年(1930年),谈书堂被飓风刮倒,一度荒芜。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乡人在其旧基重建一座简易“伽蓝堂”,四扇三柱,高一丈七尺六寸。供奉伽蓝神、弥勒佛,以为守护一方水土。现址尚存原谈书堂围墙墙基和部分柱础、瓦片。围墙内宽30米,深24米,总面积720平方。

福建书院始于唐朝,延续到清末,有1200多年历史,多建在远离尘嚣、风景优美之所,或借寺、观、祠、庙而设。多以地名、先贤或办学宗旨命名,有书院、文馆、草堂、精舍、斋、堂、社等之称。谈书堂地处上洋、谈书、谈书店等自然村中心地带,既幽静又方便邻近乡村学童。历史上谈书堂做为求学之所,学生多是自愿慕名投师而来,且来者不拒,来去自由,学习“四书”“五经”,诗文词章之类。谈书堂周边地貌山形如片片着地莲花,被称为莲花宝地,因先贤朱熹履迹并亲题墨宝而流芳。清乾隆丙戌年(1766年)六月,有得道高僧过谈书堂,与人倡酬,留下诗篇。

其一

觉真易额谈书处,理学从中仔细看。

逢水萍踪开俎豆,避人车辙护衣冠。

无端山峙双擎柱,有数峰回百倒澜。

画藻棁头重洁祀,莲花着地坐如盤。

其二

十年对客询名胜,梦想何如眼前看。

有道人馨还致祀,方山子隐孰遗冠。

第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