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雪儿的故事------------

天山雪莲 2017-11-2

----文/雪莲

-

秋天的午后,阳光暖人,忙乎了一整天,突然想下楼走走。散步时,看到雪儿正在逗花狗,便捏着鼻子悄悄走近:“吼吼吼,在干吗?”,吓得雪儿打了个哆嗦,扭头一看是我,露出了两排小白牙。

-

她瞪着眼睛,用手指着花狗很严肃地对我说:“它的孩子,那只小黑狗不知道被谁抱走了?窝里还剩下四只,两黑两花。”看着雪儿迷茫的眼神,我学着她的样子故意的瞪着眼睛问:“是吗,怎么办呀?”,雪儿摇摇头:“不知道”。花狗一旁听着我俩的对话,若无其事地摇着尾巴,好像整丢了孩子不管它的事,偶尔过来蹭下雪儿的腿。

-

花狗浑身上下都是黑白相间的,连同它的脸也是一半黑一半白,两只绿豆似的眼,不细瞅根本看不见。与熊猫不同的是,它是黑眼圈里长着黑眼球。与熊猫相同的是都是黑白相间,并且自带黑眼圈。我叫它丑狗,可雪儿觉得它一点都不丑。

-

雪儿今年11岁,上小学六年级,近一米六的个头,说话不紧不慢与我的女儿同岁,她们是好朋友。我喜欢她说话很认真的样子,喜欢她那眼神里流露着的纯洁。我的幽默好多人听不懂,可雪儿能懂。

-

我的冷笑话,她听不懂时,会吃惊地看着我。听懂时,会不加掩饰的发出铜铃般的笑。笑声能穿透空中弥漫着的尘埃,将不好的统统带走,我的心情也会随雪儿的笑声上云端入蓝海。

-

一天傍晚,正在写文章,隐约听到有人敲门。扒着猫眼一瞅没人。刚坐下又有人敲门,还是看不到人影。 便小心翼翼地开了门,突然听到“嘿嘿嘿”,吓的我头发都竖了起来。着急之时先想到了亲妈:“哎呀妈,吓死我了”。这时雪儿从门后站了出来,问道:“我找甜甜,甜甜在不在?”,没等她说完被我拉了进来,质问道:“怎么,找我不行吗?”,她羞涩着笑而不语,被我拉坐在了沙发上。

-

转身为雪儿准备吃的:“给,吃点东西”,她急忙推辞:“不了,不了,妈妈不让我吃别人东西”。我假装生气地问她:“我是别人吗?”,并威胁道:“不吃不让走了,再说我不是别人呀”。雪儿似乎听不懂我这绕口令的玩法,乖巧地吃了起来。再问:“喝水吗?”,估计渴了,这次回答很直接:“好吧”。正聊着女儿推门进来,雪儿撇下我,直奔甜甜而去。

-

2017-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