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弟弟的梦想

曹含清 2017-11-2

每次到机场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很深的触动。我总是想假如弟弟还活着那该多好啊,他的梦想很可能会实现。他现在也许会成为一名飞行员。

我的眼前浮现出二十多年前的情景。那时候弟弟是个身材瘦小,脸颊紫红的小孩子。他穿的衣服都是我和哥哥的旧衣服,既破旧又宽大。他没有零食,也没有玩具,但是他每天像是一只麻雀似的欢快,似乎他的世界里充满了快乐。他的嘴像是沾满了蜜水,见了叔叔阿姨就甜甜地问好。大人们都说他懂事,夸他聪颖。

一天放学后我背着书包回家。弟弟的两眼盯着电视机的荧屏,看动画片看得入神,他还不断发出嘿嘿的笑声。我坐在门口叠起了纸飞机。这是课堂上老师教我们的,当天老师布置的作业就是每个人回家做两只纸飞机。我的手摩挲着白纸,折来折去叠成了一只丑陋、笨重的纸飞机。

弟弟不经意地一瞥,瞥到了我手里的纸飞机。他快速挪动着木凳子到我身旁,央求我教他。我将做好的那只纸飞机慢慢地拆开展平,手把手地教他。他悟性很高,学了一遍便学会了。那张皱巴巴的白纸在他手里迅捷地翻转着,一眨眼的功夫折成了一只漂漂亮亮的纸飞机。他拿着它在屋子里随意投掷。它穿过屋里一缕缕明艳灿烂的光线向前飞翔,最后盘旋落地。从那以后他喜欢上了叠纸飞机。

那是深秋的一天,杲杲的秋阳静静地照着整个村庄。我们家的院子里晒着黄灿灿的玉米。一包包新摘的白棉花堆在屋子里。我们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的木桌旁吃着午饭,天空上传来一阵嗡嗡哄哄的声响。我们抬起头,只见一架飞机飞得很低,可以清晰地看到巨大的机身与机翼掠过洁白轻盈的云朵。它正缓缓地飞行在村庄上空,向西方飞去。

弟弟仰着脸,炯炯的目光凝视着那架飞机。他猛然起身将饭碗与筷子扔在桌子上,如一头小骏马飞奔了出去。他奔跑着紧追着飞机,跑跑颠颠穿过村巷,直追到空阔的田野里。他边跑边喊:“飞机……飞机……”我们望着他飞奔的背影,都以为他发了疯。母亲担心他绊倒或撞在墙上,端着饭碗追在他身后喊着他,让他停下来。但是他仰脸望着飞机奔跑着,脚下像是踩着一个风驰电掣的风火轮。他像一只弱小的风筝被巨大的飞机牵引着,似乎要腾空飞翔起来。

那架飞机缓缓地在蔚蓝高远的秋空上飞行,飞过村庄,飞过河流,飞过沙岗,将弟弟甩在了田野上。他傻傻地伫立在田埂上,仰头望着那架飞机在地平线上变成一个渺渺茫茫的黑点。

他满头大汗地奔跑了回来,告诉母亲说他有一个梦想,就是等他长大了要成为一名飞行员,开着一架大飞机,在天空里飞来飞去。不久,村里人都知道了他的梦想。人们见了他就调侃他,管他叫小飞行员。

有一次姥姥来我们家。她望着弟弟说她很早以前见过飞行员。飞行员大都长着一双黄眼珠,目光明亮,而且手臂长长的,便于操作飞机的方向舵。而弟弟也是黄眼珠,长手臂。他听后欣喜若狂,手舞足蹈,见人都说姥姥说她适合当飞行员。他还央求父亲一件事情,就是一个月后他生日的时候送他一只飞机玩具。父亲当场答应了。

弟弟每天叠几个纸飞机,日夜盼望着父亲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他常常告诉我们说等他长大了要当一名飞行员,开着一架飞机带着我们到好玩的地方去,然而没有等到生日那一天,他竟然意外死亡了!

那天早晨他还像跟屁虫似的缠着我玩耍,一副活蹦乱跳的样子,到了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僵硬。我握住他冷冷的手叫他、喊他,他却纹丝不动地躺着;我将他平时最喜欢玩的纸飞机摆在他面前,他仍然一副沉睡不醒的样子。那天陪他入葬的有等到过年才穿的新衣服,还有他叠的那一大堆花花绿绿的纸飞机。

二十多年的光阴在岁月的阴晴雨雪里只是弹指一瞬。二十多年后哥哥和我都已经长大。我们很少提起弟弟。在这个世界上弟弟像是从没有存在过,只是我们噩梦中的一个人物。我们是在自欺欺人!弟弟是我们心头永远的伤痛。我们都不愿触摸内心深处那个流血的伤疤。

有一天,我们一家人坐车路过飞机场。母亲说她十分想去看看飞机,于是哥哥开车绕到机场附近。我们一家人站在高高的土丘上,远望着被铁栅栏紧围着的飞机场。只见寥廓的停机坪上停着一排银白色的飞机,一架飞机正要缓缓降落。

我们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弟弟,想起了很多年前弟弟追飞机的情景,想到了弟弟想当飞行员的梦想。

父亲望着那架降落的飞机眼睛湿润,他说他这辈子有个很大的遗憾,就是没有给弟弟买个飞机玩具。母亲也想起弟弟曾经说过的话,她说弟弟喜欢叠纸飞机,还想长大后当飞行员。弟弟说过他当了飞行员以后,要开着大飞机带着我们一家人到好玩的地方去旅游。母亲说到这里,我们的泪水都夺眶而出。

母亲看到我们流泪,她抹掉眼角滚落的泪水,脸庞上露出一丝微笑说:“唉,我不该提那些伤心的事情,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们一家人现在过得都很好,将来还会更好。”

想起这些往事,我不禁潸然泪下。我坐在沙发上撕掉书本上的一张纸,静静地叠着纸飞机。灯光下我好像望到了长大后的弟弟穿着飞行员的服装,一副英俊干练的神气。他坐在驾驶舱里,戴着头盔式耳机。他从容自如地操纵着飞机。那架飞机在浩瀚的空中翱翔,飞向了一个美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