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经典散文 - 正文*

致“两地书”(原创)

◎杨雪 图/杨从明 2017-11-17 11:45:29

 

曾经,有那么一段美好的年华:以书为伴,以文会友,踏歌起舞,吟诗作赋。

如今,似水东去,一去不复返!

曾经,有那么一串芬芳的名字:小河、茵子、Alix、小梅、陈总、艾米、阳春白雪……在大学校园里被南腔北调的声音亲切地呼唤。

如今,她们已人到中年,四海为家。

曾经,有那么一对情侣,以文字为媒彼此打开情感的门窗,任爱情小鸟翩翩飞,吟诵小草比春天绿,玫瑰比爱情美。

如今,田园生活哆来咪发嗦拉稀,遍地是黄金。

曾经,有那么一位女同学,在就寝前,四年如一日把自己关在蚊帐里给远方的文学青年写信,夹带着写下丰富多彩的大学校园生活,写下舍友们美丽的容颜,鲜明的个性,和她们中谁谁谁最多才多艺。

曾经,有那么多封沾着月光和灯光写就的信——有关大学校园的故事,爱情的故事,友谊的故事,光阴的故事……像盖上了春天的邮戳,在鸿雁传书的途中抽枝发芽,春暖花开!


  由此,让人情不自禁地联想到童话故事中那些被丘皮特之箭幸运射中的人儿之罗曼蒂克的爱情套路:不是英雄救美人以身相许,就是郎才女貌一见钟情。

然而,像他们那样因很纯粹的兴趣爱好,发展为友情再上升为爱情的过程,虽不那么浪漫,但却是那样地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自然而然,关于时光里的那些文呀采呀爱呀情呀,在“两地书”千里相会的呢喃中会荡气回肠;关于那些丰富多彩的大学校园生活,在他们牵手走在通往婚姻殿堂的红地毯上之际会渐行渐远。

曾经,有那么一段美好的休闲时光:她抱着女儿坐在沙发上,看阳光悄悄溜进书房把一大袋一大袋打理好的“两地书”照耀,满心欢喜地看它们一面向阳一面背光,看咿呀学语的女儿一边打着小小的哈欠,一边却任性地要妈妈讲故事,不肯睡!

——不曾想到,红尘中竟会有如此唯美温馨的画面!会美到让人回眸,唇香含笑;会暖到让人心醉,一生何求!

在韶华流年,哼一曲《往事如昨》,那些诗意柔情的曾经,那些生命中让灵魂净化凝香的书信,万万没想到的是,在某年某月某日,它们,竟然一封不落被不识字的婆婆当做废品很廉价很廉价论斤处理地卖给了一个四处游走在小区内吆喝着“收废品”的大爹了!

 记得,那天下班回家,在晚饭桌上,婆婆很开心很开心地对他们说那两大袋信卖了多少多少钱时,“轰”地一声,她和她老公当时的反应就好比一个人听到了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摔在地上一样,都傻眼了。

内心的地震,情绪的海啸,他们彼此对视了一下,很无语地埋下头,猛地扒饭。

气氛哑然,表情愕然,羽化成思……

那一字一墨,一笺一情,一季一景的“两地书”,似晨露似鸟语似花香,晶莹过,吟唱过,芬芳过,但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它们将他们的青春岁月染醉过。

如今,纵有道不尽的遗憾,写不出的心塞,惟愿她和他在对那一纸纸心墨回忆遥思时能暖暖如初见;惟愿他们能一如既往用爱的华年,用四季的色彩,书写一路芬芳,彼此倾情相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