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记事散文 - 正文*

青青草

1080pyy 2017-10-23

巍峨的群山,幽幽的森林。

大山。大山之后还是大山,而且山还越来越高,林也越来越深。

>>最新晚上没事去看 1080pyy_com 一直用手机可以的,给力哟~<<

这是一座极高的山峰,峰顶已经悬在那半天云中。那山峰之上的一排排翠竹,竹叶已经完全被雾霭掩盖。只有当一阵清风吹来,你才可以看见那翠绿的竹叶在空中不停地摇摆。

竹林从中,有一间全部用青石砌成的小屋。在石屋的前面,有一片不小的空地。空地的一旁横卧着一块巨大的青石。只见这块青石,形如一只千年海龟匍匐于山顶之上,并且伸长了脖子向山下久久地遥望。所以,这座山峰便叫着龟峰。

在石龟旁边,正静静地立着一个白衣少年。这少年长得身材修长、面似白玉,好一副天生俊俏的模样。只是,他两眼冷似冰霜,脸上毫无表情,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尊天然的白玉石像。他就那么冷冷地站在石龟旁边,呆呆地朝山下望着,脸上既没有一丝笑容,但也绝看不出一丝悲伤。

忽然,一声叹息从石屋之中传来,紧接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老人。这老人满头全是白发,胸前飘着长长的白须,谁也不知道他今年已经有了多大年纪。虽然他枯瘦如柴,好像一阵风就能将他吹上云霄。但看他走起路来却稳如泰山,而且几乎不用弯腰抬腿,就好像是那空中的一朵白云,飘着就落到了少年的面前。

白衣少年一见老人过来,连忙弯腰施礼轻声叫道:“师父,弟子高寒飞给您老请安。” 作者推荐:庶女桃夭</span>

这白衣少年原来名叫高寒飞。这会儿,他说话虽然恭恭敬敬,但脸上却依然冷若冰霜、毫无表情。好像他一出生根本就不懂得这世间还有微笑,好像他一出生就已饱受了这人世间的苦难沧桑。

老人看了看少年,又是一声长叹后才开口说道:“老夫对你说过很多遍。虽然我救过你,也曾教你一些武功,但我还是不喜欢你称呼我为师傅。以后还是叫我天矶老人吧!”

少年听了仍旧面无表情。他抬头看了看天矶老人,又弯腰躬身说道:“弟子不敢!师父既救我性命、又授我武功,我自当叫您师父才是!”

天矶老人摇了摇头,他转过身去看了看那茫茫的山林,渭然长叹说道:“你八岁那年,老夫把你从山下官兵手中救回。哎,现在已整整十二年过去,也不知你心中的仇恨和戾气可已化去多少?”

高寒飞听了低头不语,但他的脸上却已开始痛苦的扭曲。他抬头仰望天空,眼前又出现了那让他永世不忘的一幕:一群官兵突然闯进了他的家中,烧了他家的房子,杀死了他的父母。而且,还抢走了他唯一的姐姐。现在,他分明还能听到姐姐那撕心裂肺的呼喊……

“唉”天矶老人的一声长叹,把高寒飞从痛苦的回忆中拉了回来。他依旧静静地站着,目光中却隐隐多了一丝杀机。

“你是否天天想着下山?”天矶老人叹息之后问道。

“是!弟子不能欺瞒师父。”高寒飞说完,依旧静静地站着。

天矶老人看了看无边的苍穹,然后缓缓说道:“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必强留于你。不过,江湖凶险,你下山之前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师父请说。弟子定当遵从!”高寒飞说完动了动眉头,抬眼静静地注视着天矶老人。

天矶老人缓缓转身。他捋了捋胸前那长长的白须接着说道:“你下山之后,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不得说是我天矶老人的弟子。你可能做到?”

“这、、、、”高寒飞抬眼看了看天矶老人,稍稍犹豫了一会儿。不过,他马上弯腰躬身说道:“既然师父有命,徒儿不敢不从!”

“好!既如此你且在此等候,我去去就来。”说完,天矶老人转身朝竹林中的石屋走去。

高寒飞没有跟着上前。他依旧静静的站着,看着天矶老人朝石屋中走去。忽然,高寒飞双腿一曲,面朝着石屋跪了下来。

不一会儿,天矶老人从石屋中走了出来。他两手托着一把宝剑,缓缓地来到了高寒飞面前。

“你抬起头来!”天矶老人看了看跪着的高寒飞说道。

高寒飞应声抬头,他看了看天矶老人,然后两眼紧紧地盯着他手中的那把宝剑。

“我这里有把宝剑,叫做功名剑。此剑乃用纯金和寒冰所铸,威力无比,谁拥有了它便可以呼风唤雨、成就一番功名霸业。”说到这里,天矶老人托剑的双手在不停地颤动,好似那手中宝剑有万钧之重。

高寒飞没有说话,他依旧静静地跪着。但他的两只眼睛却已紧紧地盯住了那把宝剑。

天矶老人看了看手中的那把宝剑,突然大声说道:“不过,功名剑魔性太重。无论是谁拥有此剑,到最后恐怕都将难以善终。”说完,他两眼紧盯着高寒飞问道:“你可还要此剑?”

高寒飞依旧静静地跪着,但嘴里却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我要功名剑!”

天矶老人闻听浑身竟微微一抖。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长叹一声说道:“唉----天意不可违。既然你执意选中此剑,老夫便将这功名剑赠送于你。望你下山之后能好之为之、善用此剑!至于是福是祸,一切就顺应天命吧!”

高寒飞听了,起身双手从天矶老人手中接过功名剑。然后又跪在了天矶老人的面前,重重地叩起了响头。

天矶老人看了,又是一声叹息说道:“记住。不可对外人说你是我的弟子。你下山去吧!”说完这话,天矶老人一个转身,顷刻间便已不见了踪影。

高寒飞站起身来。他手里捧着那把功名剑,慢慢地向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