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亲情友情散文 - 正文*

如是之女

杨光 2017-9-15

女儿就是如是,从小到大习惯自己克服困难,总是很淡定从容。

想来,她出国任教已经四个多月,几乎没有听到她在那边的生活和工作的不适应,真可谓是个淡定妹。我便也关心得较少。

前些日子我生病住院,手术的当口,夫人接到女儿打来的国际长途,说应经在院长的门口,准备请假飞回长春来照顾我,当时我忍受疼痛,决然告诉我爱人,不能让她回来,不要影响那边的工作。女儿在那边的焦灼和担心急切的哭泣声,让我觉得我这个做父亲的,心狠。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女儿的冲动和不淡定。

还有一件事儿也是让我感到这个孩子内心的世界的丰富与柔情。今年在我生日当天,她在朋友圈中发了一段文字,着实让我感动。“我从不是一个善于表达感情的人,尤其是对于我与爸爸之间的感情。闲暇时间与妈妈的笑谈中曾经提到:要是我能找一个能像我爸那样对我好的男人,不用百分之百那样,能及格,百分之六十就好......;“爸爸对我的爱与关怀不同于高山仰止,他就像我生命中的阳光与空气一样,是那个照亮我的生活,时时刻刻给予我无微不至关怀的那种。”;“至于近几年来,你常挂在嘴上说自己敌不过岁月的“摧残”,别怕,有我在,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最帅的。倘若你眼花,我愿意为你读书读报;倘若你腰疼,我愿意为你俯身寄鞋带,别怕,我会一直像你陪伴我那样陪伴你”。这是让我经历到的女儿又一次不淡定,因为她真的是很少表达感情。

虽然孩子在我就职的学校读书,这么多年,她的什么事情都是自己去处理,我从来不插手,什么都不管。有时觉得我是个不合格的父亲,愧疚。

现在泰国,热得要死,我也从没听到她坚持不下去的抱怨声。

去一个国家四个多月,一个新的过度,一个新的环境,就算是年纪较大的人,都要适应很长时间,都会有很多的困难,诸多的不适应,更何况她每周20多个学时的教学任务,一般人是忍受不了的。但是,我没听到过她的哭声,她的无奈......。

我曾在国外工作两年,深知那种孤独与寂寞,那种无奈与无助。希望女儿坚持她的淡定,保持她的从容。

实在是想女儿了,很想。就随便写个字,用来慰藉自己对她思念的心情,忍住自己眼角想念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