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亲情友情散文 - 正文*

父亲、母亲

恍然大悟 2017-10-30

闲暇之余,重温了名家散文《背影》。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煽情的表白,朴实自然的叙述却感人肺腑,令人刻骨铭心!回想当年学习课文时,讲台上的老师唾沫飞舞、声情并茂、几近哽咽。而一脸懵懂年少的你我内心可曾有所悸动?人总是要到一定的年纪,才会懂得,人总是要经历过,才能有所感悟!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不管王侯将相还是贩夫走卒,我们都在自己固有的圈子里忙碌着、奋斗着,是否该停一停或者抽点空关注一下自己的父母,凝视下他们,陪陪他们……。不要让“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成为你我心里永远的痛!

—题记

父亲、母亲

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每次离开总是装作轻松的样子,微笑着说回去吧转身泪湿眼底。谢谢你做的一切双手撑起我们的家,总是竭尽所能把最好的给我,我是你的骄傲吗?还在为我而担心吗………酷我音乐,筷子兄弟的《父亲》单曲循环,才知道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我是70后,早已过三十而立之年,我们这一代人没有80、90后小青年的矫情表达,抑或是显得有些木讷。面对这样一个题目,真不知从何而语,亦或有万语千言又说不出来。这些年在事业和家庭间的奔波忙碌让自己忽视了对父母亲的关心照顾。他们都已白发苍苍、垂垂老矣,一身的病根,再也没有了以前的神采。“养儿方知父母恩”,写下此文,用以肤浅的表达一下自己对父母亲的愧疚,亦或是“虚假”的表达一下对父亲和母亲的爱。

我的父亲母亲没有高贵的血统,没有富裕的家境。而他们这些年一切的一切都烙在我的心灵里,在漫长的岁月里,那印痕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模糊,反而愈发鲜明、深刻而亲切。

母亲是个农民,也是一个地道的文盲,她从小父母早亡跟着哥嫂长大。用我们现在的话说,一个人的成长环境决定了这个人以后的性格处事。她有时会让人觉得不讲道理、不可理喻,可是在我眼里她是善良、勤劳、朴实、无私的。在我的记忆里她没有教过我这样那样的大道理,没有给过我优裕的物质生活,但却不能磨灭我对母亲的感激与爱。记得儿时最高兴的事就是放学回家看到母亲摆在桌子上的可口饭菜,记得她一针一线为我做的新布鞋、新棉衣,记得她舍不得吃为我留下的我喜欢吃的东西……好多好多的事都犹在眼前。

母亲伴随我的长大是我一生的记忆,每当回忆起儿时的喜怒哀乐、儿时的点点滴滴都充满着无限的感动与温暖。母亲是个勤劳的人,很能吃苦耐劳。小时候父亲在镇上教书,家里的农活基本落在了母亲身上。屋里屋外,田里山上,到处都有着她挥汗如雨劳作的身影。鸡叫而起,日落而归是她一年四季生活的写照。栽秧、打谷、施肥、挖土,样样未曾落下。毛主席说过“妇女能顶半边天”,在我家,母亲干的活要顶“大半个天”。每年放暑假回家,都看见她顶着烈日,掰玉米,收稻谷,一个暑假就在酷热与忙碌中悄然溜走,而我从没有听到她喊过累。常年的幸苦劳作使母亲身上落下了不少的病,多年的风湿关节炎折磨着她,“丝丝白发儿女债,道道深纹岁月痕”每每看到母亲蹒跚的脚步和斑白的头发,我就无比心酸。我的生命来源于她,平凡而朴实的母亲给了我最伟大而无私的爱。

台湾作家林清玄曾说过,爱只能体会,难以描绘,再优美的文字也刻画不出父母爱的博大与宽广。淘尽记忆才明白,一辈子的生活琐碎是父母之所以伟大的最好诠释!

我的父亲是一名退了休的初中语文教师,俗称“老革命”,是那个时代以至这个年代忠诚于党教育事业的典型。是个朴实而又普通的教师,又是一个有着乡土气息的文人。他在我茫茫人生路上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他是明亮的灯塔,他是耐心的导师,他是家庭的脊梁,他是精神的支柱。

我一直都很敬畏我的父亲。他十多岁开始教书,先在村上教小学后到镇上教初中,在我还在接受教育的年纪他已担负起教育别人的伟大使命。我小时候跟着母亲在村小读书,我每天放学回家就把他放在书架上的《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名著拿来看,看了很多遍。有次,他发现了,我害怕极了,以为要挨一顿饱打的。没想父亲没有责怪我,反而很高兴,他给我讲了很多很多关于书的事,并鼓励我多读书、读好书,以至我现在都还保留着读书的习惯。

第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