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伤感散文 - 正文*

樱花祭

一千零一 2017-10-23

残香落于樱林。

她至始至终都生活在这里,像青石,像微尘。凄风凄雨,狂雷怒电,甚至日光,青霜,亦然挺立。

星辰万千,繁华如梦,闹市熙熙,恶水无垠。她从不在意,芳菲尽落,冬来春去,江河也曾流断,青木也曾凋枯。像飘浮宇宙的亿年寒冰,冰冷孤寂。她从不向谁倾诉,甚至是叹息,忧思。这一切她一直默默承担。别人看向她,如梦如幻。

她长在荆棘中,在乱石堆,山腰上,浊水边。纷纷飘零,像雪,像编织的梦,像一段无瑕的锦绸。无数人为其驻足,往返,甚至悲春,愁思。岁岁年年匆匆去,一片新人换旧人。

三月阳春,清风习习,流水淙淙。在这时段,阳光从不吝啬,鸟鸣,花香可让人沉醉,流散浓郁芬芳,是落花满地。行人纷纷,三两点点散落。粉的,白的,玫红的花瓣铺路几层,踏上 窸窸窣窣,余香伴身,游者轻叹,却是无人疼惜。

斟浊酒小酌,席地而坐,伴溪而歌。窃窃私语,嬉嬉闹闹,游鱼深处隐去,飞鸟频鸣高枝, 叽叽鸟鸣,以为欢歌。夕阳西下,天边浮起几片晚霞,红的像血,像火,染红了天与地的相接处,她在嘶吼,或是怒号,或为狂笑?

千载轮回,花落花开,桑田沧海。她一直矗立在这里,像洁白的雪莲花,像纯纯的梦,像封存千年的酒香。她一直在这里,无悲无喜,无怒无哀,像所有事情都跟她毫无关联,又像在嘲笑曾在这里回荡的誓言,嘲笑那春色满地,赤霞映天。

这里是她的国,是她的梦,是他一生痴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