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网络散文 - 正文*

我想捂住麻将骰子(原创)

◎杨雪 2016-6-19 11:36:45


我想捂住雨,让它往井里下;我想捂住麻将骰子,让它别在她的耳边蹦跶。

我多么想捂住它们,但是我怎么能捂得住啊?



老天像被捅了无数个洞似的,乌黑着脸,眼泪珠子稀里哗啦不可收拾似地汹涌而下,落进了地里河里,落进了她的田里和心里。

倒霉的是,她的田还没耕,秧也没栽,满田的油菜籽全乱滴田里了,干急死个人!

看看这雨天,做不得工;听听这麻将骰子,难以抗拒!

哎,每天下雨,每天有人约牌,每天都有这样那样的理由可以去打,不知不觉便深陷其中,竟浑然不知!



像她,手气真差劲!前天输了,昨天输了,今天又输了。

去年老公出门打工赚的辛苦钱,就这样,一天天地被她窝在麻将馆里被日消月割被蚕食殆尽。

像她,不知道书中藏有金玉,只贪恋围城中有元宝,地地道道一普通妇女,输急了输苦了也会像诗人那样吼一嗓子,没想到的是,一首《雨,井里下》竟然吼出了一种“诗囚与诗魂”的怨气与豪气!

万物同理,老天若有漏洞,老天自会寻找破屋施雨;人心若有了漏洞,人心也会如此抱怨:屋漏桷子稀,天公不作美!


点击阅读下文

围城”心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