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网络散文 - 正文*

当你被关进精神病院,如何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深度思考)

网络 2016-9-25 22:13:05

一名负责运送精神病人的司机因为疏忽,中途让三名患者逃掉了。为了不至于丢掉工作,他把车开到一个巴士站,许诺可以免费搭车。最后,他把乘客中的三个人充作患者送进了医院。

格雷·贝克关心的不是这个故事,他想了解的是,这三个人是通过什么方式证明自己,从而成功走出精神病院的。

下面是他对甲的采访:

格:当你被关进精神病院时,你想了些什么办法来解救自己呢?

甲:我想,要想走出去,首先得证明自己没有精神病。

格:你是怎样证明的?

甲:我说:“地球是圆的”,这句话是真理。我想,讲真理的人总不会被当成是精神病吧!

格:最后你成功了吗?

甲:没有。当我第14次说这句话的时候,护理人员就在我屁股上注射了一针。

下面是对乙的采访:

格:你是怎么走出精神病院的?

乙:我和甲是被丙救出来的。他成功走出精神病院,报了警。

格:当时,你是否想办法逃出去呢?

乙:是的,我告诉他们我是社会学家。我说我知道美国前总统是克林顿,英国前首相是布莱尔。当我说到南太平洋各岛国领袖的名字时,他们就给我打了一针。我就再也不敢讲下去了!

格:那丙是怎样把你们救出去的?

乙:他进来之后,什么话也不说。该吃饭的时候吃饭,该睡觉的时候睡觉。当医护人员给他刮脸的时候,他会对他们说谢谢。第28天的时候,他们就让他出院了。

格雷·贝克在评论里发表这样的感慨:一个正常人想证明自己的正常,是非常困难的。也许只有不试图去证明的人,才称得上是一个正常人。

后来,有许多人在该文的网络版上留言。  

有一个人的留言令人感触颇深:那些用某种方式去证明自己真理在握的人,那些用某种方式证明自己知识丰富的人,包括那些用某种方式证明自己很有钱的人,都可能被认为是个疯子,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罢了!  

想起了前一阵看到的两句话,大意是:永远不需要向别人解释你自己,因为喜欢你的人不需要,不喜欢你的人不会相信。

比如,彪悍的人笙不需要解释,语出新东方罗永浩罗胖子语录。  

那彪悍这个词怎么来的?

这里有个典故,在有关郭敬明一个采访中一个郭迷献给郭敬明一句话: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把剽写成彪,是因为剽也可以用作剽窃,犯了郭敬明的忌讳。从此bh一词一炮而红。从汉语角度来说,辞海里并无彪悍这个词语。现在网络论坛上用bh一词多半带有讽刺意味。

【摘录一】

1968年到1972年,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 David Rosenhan 做了一个著名的“ Rosenhan 实验” (http://en.wikipedia.org/wiki/Rosenhan_experiment)。他安排8位正常人前往各家精神病院就诊。这些正常人被收治、观察、诊断,他们在病院里表现得跟正常人一摸一样,最后还是会带着一张“轻度精神分裂症”的诊断结果出院。

Rosenhan 把他的实验结果写成一篇论文"On being sane in insane places"(http://www.bonkersinstitute.org/rosenhan.html),得出的结论就是:以现行精神病诊断标准,没有什么绝对的证据可以证明一个人是健康人还是精神病人。

所以就别费这个劲儿了。

关于 Rosenhan 实验有一些有趣的细节:

参与 Rosenhan 实验的8位实验者中有3位心理学家(包括 Rosenhan 本人)、1位心理学系学生、1位儿科医生,1位精神病专科医生,1位家庭主妇,1位画家。他们前往5个州的12家病院就诊,没有一家识破他们。

Rosenhan 最担心就是实验弄假成真,他无法把实验者从精神病院中救出来。为此实验小组雇了一名律师以防万一。另外 Rosenhan 还立下遗嘱,以防自己突然发生意外后无人知道实验真相。

实验者在病院里每天要写实验日志。一开始他们都偷偷摸摸的记录,担心被医护人员发现后戳穿实验。但很快他们就发现医护人员根本不关心这个。一位护士还在一个实验者的病历上记录着:“病人有每天书写的习惯。”

反倒是精神病院中一些病人很快就对实验者的身份产生了怀疑,猜测他们不是病人,而是来病院中进行暗访的记者或教授。

实验者每人平均住院3周后出院。出院原因不是因为被发现没病,而是因为“病情轻微”。

Rosenhan 的实验报告发表后引起其中一家被测医院的抗议。这家病院称他们从来没有误诊过。 Rosenhan 于是公开建议,他在随后3个月里会派几个假病人去这家病院求诊,看病院能不能把这几个假病人认出来。接下来的3个月,这家病院接待了193位病人。其中19人被院方甄别为可能是 Rosenhan 派来的实验者。但实际上 Rosenhan 没有派去任何人。

【摘录二】

或有的三种离开方式:

丁自言自语道:终于见到亲人了,自从离婚后,我老婆把我所有存款,公积金,还有身上的零钱都拿走了,我连房租都交不起了,除了精神病院,我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到哪里去讨生活。大夫,真是太感谢你了,以后出去了,我一定把欠你的治疗费用补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