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现代散文 - 正文*

在春天的沙洲上(原创)

◎杨雪 2017-2-20 23:18:40

消息不胫而走,在洪湖荷花广场地段,江水退去露出大片大片的银沙洲,有人拿着矿泉水,有人提着水果,三三两两陆陆续续有说有笑从江堤上走下来。

可以说,整个小城的人们在春天在闲暇时都爱带上自家的孩子来这里,或玩沙玩水放风筝;或打赤脚让沙粒按摩脚心和脚背;或躺着或趴在沙地上打滚和爬行。

“妈妈,你说这里的水是不是变成了云变成了雾变成了雨变成了水的精灵?”扎羊角辫的小姑娘一边踢着沙一边这样问。

“哇!我的宝贝你真棒!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当然咯!妈妈,你知道爸爸给我买的儿童绘本:《海洋探秘》《森林探秘》《城市探秘》《动植物探秘》以及《格林童话故事》《十万个为什么》我都看完了。”

“妈妈,你说这里的鱼去了哪里?是不是像电视上的‘难民’那样,它们也成了水里的‘难民’

妈妈笑而不答,抚摸着女儿小小的头,微皱着眉像是在摇头又像是在点头和苦思。

我的目光在她们母女之间游弋,有赞美有羡慕还有时空穿越感。

特别是,当我不经意地听到那母女俩的一问一答时,我仿佛看到了我脚下的沙洲藏有长江宏阔而浩瀚的身影,仿佛听到了夜半风雨时一江浊水惊涛拍岸的回响。

这么多年,闲时行走在江堤江边,我分明遇到过春风、笑脸、青草、树木、花朵、小鸟、飞鱼;也遇见过汛期汤汤江水、防汛打桩机、沙袋、拉网式巡堤排查的老百姓、满身泥沙誓死保卫人民生命财产与江堤共存亡的人民子弟兵,遇见了军民相拥挥手告别热泪盈眶感人的场面。

除此之外,我还分明遇见过一个在牛背上读书的小男孩,他专心致志的样子在他的眼眸里似有浪花飞溅,时光荏苒,一不留神就变成了护堤老者,像眼前的沙洲一样,在暮晚的光线里注视着落日熔金,波涛不再。

  这个下午,仿佛我所遇到的人都是从荧幕上走下来似的,有些熟悉和陌生,有些大方和腼腆,还有些友善和提防。

我拿出手机和自拍杆,以银沙洲分隔的一方江水为背景,摆出pose凝目深情,伸出大拇指一下两下用美颜相机拍下自在和悠闲的时光,拍下春天里沙洲上远远近近最普通最平凡的一幕。

有图片为证,就这普普通通不足挂齿的一幕幕,在春天的沙洲上在江水的明眸里正酝酿着时光恒古的宁静与和谐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