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写景散文 - 正文*

喀什葛尔

楚翎 2017-10-26

这里是西域的边陲,曾是陆上南丝绸之路的终点,是一块差一点被人所遗忘的土地。近年来随着国家政策的扶持与大力开发这里才逐渐映入世人的眼帘,世人才逐渐开始关注这西域沙海深处沉睡千年的明珠古都。而她也正掸去千年的浮尘,隐去走过漫长历史长河而累积的沧桑,以全新的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

这里气候干燥而又温暖。三月初,当内地好多地方还是冰雪凌天的时候这里早已是柳叶舒展,芳草斗绿。杨树早就准备好了喜迎春天的姿态,树干挺直,叶儿虽小嫩,但绿的精神。如果说江南是一个柔弱的女子,幽怨而又泪水涟涟,那么喀什就是一个粗旷而又不乏柔情的铁骨硬汉,冷漠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滚烫的心。

从内地辗转来此已近一年,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也逐渐的融入到这里。虽然我的家乡甘肃和这里同属北方,但是这里完全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家乡季节变换异常分明,而这里似乎只有夏天和秋天两个季节。春天干而冷,等感觉到热的时候,气温就已经上升到30度以上了,就该准备穿夏天的衣服了;而每到冬天气温变化也是相当大的,白天太阳刺热,而晚上气温回落,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太阳上升,都比较冷,需要穿冬衣。这里一年到头基本感觉不到闷热即使下过雨,也丝毫感觉不到老家的那种闷热感。

每年的三月到五月,是南疆沙尘暴最频繁的季节。原本这里就临近沙漠,风起时,天地将瞬间变色,原本蔚蓝的天空会在几个时辰内犹如泼墨一般乌黑,雄浑而又壮观。

独特的自然环境造就了这里独特的人文环境,喀什葛尔老城记载着太多的有关西域的传说。城中有关于纪念张骞的张骞城,方正威严的古建筑物好似在向人们诉说一个古老而富有传奇的故事。当年张骞辞奉汉武大帝旨意出使西域,本欲联合当初的大月氏国共同抗击匈奴,历经十载春秋却以失败告终。政治目的虽然没有达成,但却详细的记录了当时西域的风土人情,打开了中原与西域交流的大门。随后张骞第二次带队越过苍茫的沙海,一路颠沛流离到达疏勒。此次西域之行使西域各国在政治、经济、文化上与中原地区变得更加紧密,从那以后直到今天张骞驼铃响过得地方被人们唤做丝绸之路。

夕阳西下,泛舟游荡在东湖里,呼吸着翠绿的芦苇草香,不远处金色余晖下的高台民居显得更加苍老古朴,一家挨着一家,一户挤着一户,层层叠叠随地势起伏而上。居住着维吾尔族传统的文化与独特的记忆传承。站在彩虹桥上人仿佛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右边是现代化的高楼大厦,左边是古朴而传统的高台民居,整个人似乎在古代与现代徘徊。高台民居向东而望便是有名的喀什葛尔大巴扎(大巴扎:维语,意为集市),这里汇聚着来自巴基斯坦等周边西亚国家丰富的手工业产品,是内陆购物者的天堂。

维吾尔族信仰伊斯兰教,民风朴实,生活节奏缓慢。维吾尔族人普遍身上体味浓重,因此大都钟爱香味很浓的印度香水,喜欢把自己喷的香香的。每次一说到这里我就禁不住想到香妃,当年的香妃究竟是怎样一种香呢,竟让乾隆皇帝迷的死去活来。如果当年的香妃身上的香味如今天的维吾尔族同胞一般,那咱们当年的乾隆皇帝口味真是重到了极点。

人说不来新疆不知祖国有多大;不来喀什葛尔不算到新疆。到了喀什葛尔不去泽普看看传说中的不死神树——胡杨,岂不遗憾终身。人说胡杨其生则昂首一千年,其死后将挺立一千年,倒下则不朽一千年。而其生长的地方确是风沙肆虐的盐碱地,从生至朽能历经三千年,三千年岁月早已是沧海桑田巨变,每念及此给人的总是无边无尽的震撼与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