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写景散文 - 正文*

旧州松林苗族村

山林 2017-10-30

旧州松林苗族村

林德胜

松林苗族村在旧州村西南面,距旧州镇约一公里,与旧州场坝相隔一山。全村约二百户人家,均为花苗族。松林村原为旧州镇一个独立的行政村,2013年与旧州村合并为一个社区,称碧波居委会。

松林村为典型的苗族村寨。《安顺旧州》记载:“寨内有条主街和一条次主街,若干小街巷由主街和次主街分呈串缀,民居错纵分布于街巷两边。村寨北高南低,建筑依山傍势筑建。以一户一院为格局,以三合院和独栋民居为多。建筑为石木结构,山墙近房檐处有古朴装饰,个别建筑局部有雕花饰物,整体呈整洁朴素、开阖有致格局。”

据村中一些老人说,松林村原称竹林寨,因此地曾是一片茂密的竹林,故以竹林为寨名。可能因苗语音误,后来竟呼为“苏林寨”。解放初期,中苏关系亲密,有人将“苏林寨”改称“苏联寨”,以示纪念。岂料后来中苏关系恶化,不可再称“苏联寨”,于是又重新为村寨更名:因村后山为一片松树林,遂将村名改称松林寨。

松林寨最早居住的土箸人,有的说是仡佬族,有的说是布依族,已不可考。现在居住的苗族,是从不同地方移居而来的。村寨姓氏有杨、谢、陈等姓,杨姓占80%以上。杨姓虽多,亦非同一宗族。解放初期,杨顺才任村支书时,为加强村人团结,形成苗族凝聚力,曾杀牛盟誓,号召来自各地的杨姓等同为一家,共同祭祖上坟,此举得到众人的响应,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后来各家又慢慢恢复自己的宗族。

松林寨的后山即松林坡以前为旧州张土司家的风水宝地。此坡山脉始自松林寨,终于洼子桥云盘坡。山上松木葱笼,青翠欲滴,生机勃勃。整条山脉像一条巨龙,横亘在松林寨、茶坡与旧州之间,形成一道屏风,拱卫着旧州城。

历史上,旧州曾是大姓张番世袭地,土司府建于旧州城内西街,拥有数百年的封疆特权。因黔地僻远,朝廷鞭长莫及,张土司俨然一方土皇帝。相传,松林坡山脉延伸的云盘坡山腹虽面向旧州,但山头却扭向茶坡。风水先生对张土司说,此山头面向茶坡,背朝旧州,这叫做反目无情,对旧州不利。张土司大怒,调动人马,一夜之间,将朝向茶坡的山头泥土搬运到旧州方向,人为地使云盘坡山头扭向旧州。茶坡人第二天看到后,愤慨不已,然慑于张土司淫威,敢怒而不敢言。

1989年,松林寨后山一座土司墓被掘盗,开启了这座尘封几百年土司王国的秘门。消息不胫而走,轰动四方,松林村一时为众人瞩目。墓室为长方形,分前堂与后室两部分。前堂宽若庭院,庭院左壁有一涂上颜色的昂首盘旋的青龙浮雕,右壁上是一幅摇尾漫步的斑斓猛虎,龙虎遥遥相望,怒目圆睁。庭院堂壁正中有一石刻墓碑,碑上左刻“奉训大夫土官知州张公之墓”,右刻“赠太宜人金氏妙芳之墓”。碑石两侧各一石门,门上锁,过此门即进入后室。后室有东西二室:东为男卧室,西为女卧室。男女卧室各有棺床,室四壁有石浮雕和彩色壁画。浮雕为青龙、白虎、野鹿含灵、牡丹团花。壁画为鸟兽花草及云气等。两卧室后部互通,通道后壁正中有一神主牌石,牌上书“张氏三世神主牌位”。神牌下是金童焚香,玉女点烛,左右不远处又有仙姑踏云捧桃,寿星跨鹤奉酒,若为众仙庆寿。

土司墓均用千百斤重的大石拱成,所用石料制作规整,工艺精致。从墓室中看,墓顶中间的加尖石是一块五、六米长的大条石,中间雕刻一红色绣球,并系有雕刻而成的大红绸,红绸向两边延伸而去。据伍永红同志撰文统计,整座墓葬有石刻17幅,团花4幅,仿木格子门4幅,门饰4幅,四象2幅,三星图1幅,后龛群雕1组……可以说,这座规模宏大,造型独特的土司墓犹如一座地下宫殿,赫然显现了昔日旧州土司王朝的辉煌气势,也让人充分感受到了土司文化的深厚底蕴,而作为旧州张番土司祖茔地的松林村后山,也因之成为安顺市研究土司源流重要的田野调查基地。

松林村不仅有厚重的历史文化沉淀,而且苗族风情浓厚,其芦笙歌舞、跳花、苗族射弩等远近闻名,特别是蜡染工艺和芦笙制作名冠黔中,在附近的苗族村寨中堪称“二绝”。

蜡染工艺作坊的创始人为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松林村人杨文秀。

第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