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写人散文 - 正文*

月儿姐姐

六冲河小鱼 2017-10-26

今日中秋。在很多的同村人看来,中秋总是和月儿联系在一起的。

我心里也有我的月儿。

小时候,村里的月儿总是很明亮。蓝蓝的天空,一轮皎洁的圆月,几团棉花般的白云,它们就在我们村子的上空,从黄昏一直到深夜。月夜是我们同龄人的天堂,划追、躲猫猫、点黄瓜、讨金狗……闹得整个村庄不得安宁。大人们也不管,由着我们使劲地闹腾。那些年,大人们都很累,白天在生产队里干活,晚上回到家坐下去就不想站起来。加上家里的煤油灯一片昏黄,油烟呛人,所以家里再怎么说也比不上院子里的空地和生产队的晒坝快活自在。

月儿姐姐是我们的领队。她每个月夜都会领着我们编出很多好玩的游戏。她会唱小曲,所以她就当我们的老师。我们都规规矩矩坐在地上背好手,一起跟着她唱,小脑袋晃来晃去,很投入也很专心。月儿姐姐呢,头顶上扎两个苗纠纠,月光把她的影子投到地上,两个苗纠纠就变成了两个小绵羊的弯弯角。

月儿姐姐没再领我们玩,大概是在1979年的时候。那时,我们已经上学。月儿姐姐呢,他爸不让她上学。当时听大人们说,月儿姐姐不能上学是因为她爸说她是女孩子。我们听不懂这些理由,我们只觉得月儿姐姐好可怜。1981年我上初中,是到离家10里开外的区中心小学。每日天不亮出门,太阳黄昏才回到家。那时,月儿姐姐已出落得跟一朵花儿一个样了。她高挑的个子,白白胖胖的脸蛋,一头披肩秀发。我经常会在夕阳下放学回家的路上遇到月儿姐姐。她的影子总是被夕阳拉得老长老长。她总爱问我学校里的情况,而且百听不厌。有一次,她塞给了我一个纸包,转身就跑了。我打开那用废报纸包得严严的东西一看,原来是一双袜垫。红红的,绣着许许多多白色的针脚。

打那以后,我再也没在放学路上遇到过月儿姐姐。就算在村里面偶尔相遇,她也总是低着头,在我眼前晃一下就不见了。

1985年9月,我初中毕业考上了县城的中师。就在我放寒假回家的前几天,月儿姐姐出嫁了。听家里人说,她好像是去了一个很远很远但比较富裕的村子。

今天是中秋佳节,也是月儿姐姐的生日。我曾听月儿姐姐说过,因为她出生在八月十五,所以奶奶给她取名月儿。

30多年一眨眼就过去了,月儿姐姐,你还好吗?今天是你生日,我在野马川遥祝你生日快乐!中秋快乐!家庭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