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写人散文 - 正文*

慈祥的老头

卡服小船桨 2017-10-30

那个慈祥的老头,陪伴我度过童年,留下了深深的感动。

那年我6岁,第一次遇到老头儿。

爸爸妈妈因工作繁忙,把我送到他家,与他第一次相见又欢喜又感动。当时,年龄太小,依稀记得被父母抱到了一个陌生的院子,一条黄泥巴土路,路边种着稀稀疏疏的野花野草,花簇中有着一颗高大的树木,不知道是什么。一位老头这时从房间里走出来,面带微笑,看见爸妈都表现出尊敬的姿态,这个老头的形象瞬间在我心中高大起来,他向我们走来一把捏住我的小鼻子,不停的晃动起来,我“哇——哇”大哭起来,爸妈和陌生的老头哈哈大笑,我一头雾水,只知道哭。

进屋团坐在一起,老头给了我一个棒棒糖,年幼无知的被棒棒糖的魅力吸引,停止了哭泣。欢笑中,不知不觉夕阳下落,一齐走出门去我依偎在老头的怀里,看着爸爸妈妈远去的身影,我努力想挣脱他的怀抱,却怎么也挣不脱,最后在无措下,我又开始“哇哇”大哭,老头不停摇动双臂哄我入睡,哭累了,心平静了,慢慢的在老头的怀里进入梦乡。

那年我8岁,与老头相处两年多了,彼此早已是“忘年交”,嘻嘻哈哈打成一片。

一大早,公鸡打鸣后,我也开始“打鸣”,不停嚷嚷着要吃爆米花,老头说:“你小子,吃什么米花儿,就知道吃,没事多去做做农活,学学你哥哥。”我以为没希望了,但在这时,老头带上他那顶破旧的草帽向门外走去,我心中暗喜。不一会儿工夫,老头带着在邻家借的高压锅和黄灿灿的玉米,颠颠地从外面走来,“小子我马上给你做爆米花,这下高兴咯!”老头边走边道。我连忙跑去厨房,看见老头把洗好的玉米粒放入高压锅后,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喜悦,满脸欣喜的喊着:“哦也,老头万岁!”老头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眼角褶皱的纹儿使这笑容更加感人。老头,你慈祥的笑容感化了我的心。“彭”的一声,突如其来的声响,再次振动我的心灵,我和老头都吓了一跳,回头张望,只见高压锅盖一飞冲天,把土筑的天花板打了个窟窿,本以为老头会呵斥我,出乎意料的是老头也随我一起哈哈大笑。“没事儿,以后我把洞补起来,先吃爆米花吧!”老头轻声对我讲道。吃着爆米花,心中叹道:这老头人真的蛮好的也。

寂静的夜晚被厨房传出的声响打破,起床去厨房查探,原来是老头在修补窟窿洞,老头看见了我,露出了他那慈祥的笑容,“没事,小子,快去睡,我一会儿就来。”8岁的孩子——我,在农村长大,年且尚轻,但乡村特有的纯朴熏陶了我, 心灵更容易被感动,老头你那慈祥的笑容再次感化了我。

那年我12岁,被父母接走了,与慈祥的老头儿分开了,唉。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当天与往常无别,正与老头吃着午饭,爸爸妈妈来了,一起吃罢饭后,便坐上车与父母一起准备回家,透过车窗,我模糊地看见老头站在场子中央伫立远望,看见了他那6年来为我操劳增加的白发;看见了他那脸上褶皱的纹理;看见了他那眼角欲落的泪水,渐渐地,想起自己还有事儿没完成,这时我看见窗外的野草野花向后退,车子已经开始向前行驶,我摇下车窗,含泪地大声呼喊着:‘外公,再见——’不知外公有没有听见,只是远远的看见他喊着微笑和泪水伫立在场子中央远望,挥动着手臂,人影在黄昏中渐渐远去,若隐若现,外公送别的身影渐行渐远,耳边传来嗖嗖的风声,外公的身影渐渐地渐渐地,消失在我眼前,呆呆的坐着,回想6年的往事,感动早已深入肺腑。我爱你,我慈祥的外公。

那个慈祥的老头——外公,陪我度过童年,留给了我深深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