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写物散文 - 正文*

R泡泡oO 2017-10-23

初识二哥时便知道他是一个好狗的人,他曾不止一次的提起家中那只狼狗的斗小偷的故事。可惜我是一个怕狗的人。童年时期被狗追咬的记忆太过深刻,以至于第一次见到这只名为“虎子”的狗时,它已经老了。

它立着的耳朵还算灵敏,听出了我这个陌生人的脚步。它站起身,铁链发出哗啦的声响。二哥拍拍虎子的头,虎子亲昵的贴着他的腿,摇尾巴。“你别怕,虎子不会咬你的。”那时辞职的我付不起房租,暂住在二哥家,也终于可以见识一下这只传说中神勇无比的狗。可是虎子总是懒懒的趴着,长年锁在院子里的它安静的像个哑巴。没过几年,便死了。

后来,我又结识了三哥,他是一个爱狗的人。他住的小区有一只怀孕的流浪狗。三哥帮他做了窝,取了名,叫“小美”。可是小美很丑,一尺多长的身子,瘦骨嶙峋,白色的毛乱糟糟脏兮兮的,还瞎了一只眼。太凶,会追着人咬,我很怕它。小美的女儿,外孙,都是出生在这个小窝,三哥总是笑呵呵的从窝里捉出一只小狗,问来往的朋友养不养狗。小美是在一个冬天不见的大概是死了吧。它的孩子除了夭折的,送人的,还有一只母狗留在窝里,也很凶,但不咬我。

二哥今年又买回一条狼狗,说是叫狼青。总是在半夜叫,还有哗啦哗啦的铁链声。三哥上个月从家门口捡回一只小奶狗,还没长牙,白色的毛乱糟糟的,喜欢追着我的裤脚,我叫它“念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