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写物散文 - 正文*

含恨的猫咪

江河浩荡 2017-10-23

搬家的时候,忙忙碌碌,一切都变得杂乱无章,尽管如此,我还是没忘了把事先从朋友那里要的小黄猫小心地放到车上。

-

这是个全身金黄色的小家伙,当时,还不及成人的巴掌大小,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每次见到我,总是把尾巴翘得高高的,“喵喵”地跟在我的身后叫个不停,让你没办法不俯身把它抱起来,找些它喜欢吃的东西给它吃,吃饱喝足了,它就围着我身前身后玩个不停,虽然由于身体娇小,玩耍的动作难免滑稽,

难说妻子不喜欢它,但猫咪的淘气和妻子过分的清洁逐渐地生成了较为尖锐的矛盾,为此,我也感到头疼,可以说,妻子和猫咪都是我不能随便可以决定的割舍,客观地说,妻子陪伴着我生活的全部,饿了,妻子会为我做好可口的饭菜,冷了,妻子会为我送来御寒的衣服,心情烦闷的时候,妻子会送来关切的问候,可我那颗以猫为乐的童心,却也是妻子无论如何不能体会得到的。

一番艰苦的思想工作后,猫咪作为家庭的一员得以名正言顺地确立了在家里的存在,此时的我,似乎也如释重负,在尽情地享受着家庭生活的同时,也尽情地享受着猫咪带给我的无尽快乐。然而,好景不长,随着猫咪逐渐长大,体力的不断增加,不间断的恶作剧也随之高频率地上演,淘气、顽皮、好奇、固执的自然天性活脱脱地展现出来。自然而然,妻子和猫咪之间新的矛盾骤然加剧,我刚刚轻松下来的心也随之又变得沉重起来,无奈,只有这面护着猫咪、那面哄着妻子,猫咪带给我的快乐一时间为缓解双方矛盾的疲倦所取代。

事实上,妻子也很喜欢猫咪的,有时,也会欣然地给猫咪买些好吃的回来,悉心地喂给它吃,甚至,还精心地给猫咪缠了大小不一的几个毛线球放在地下供猫咪玩耍,开始的时候,猫咪还觉得很新奇,没完没了地玩个不停,用小爪子把线球滚动,然后,俯身于屋里的一个角落,一双有的神眼睛睁得大大的,目不转睛地盯着目标,突然,一个跃起,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捉住目标,迅即,和目标滚作一团,此时的线团球,既是猫咪一个不可多得的开心玩具,同时,也是锻炼其扑食天性的一个极好道具。我在尽情欣赏着猫咪近乎精妙绝伦的表演,也暗暗地在心里赞赏着妻子的潜心创造。

猫咪象娃娃一样,对玩具总是喜新厌旧,没几天功夫,对线球就烦了,地上滚动的线球视而不见,看也不看一眼,而是开始热衷于空中作业了,一会儿蹿上阳台,一会儿跃上书桌,所到之处,一片狼藉,每次我看到它那滑稽而稚嫩的动作,专注而认真的表情时,儿提时那种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超然感顷刻间在内心深处得以迅速回归。

我经常出差在外地,妻子整日上班很晚才能下班回家,猫咪孤独地被软禁在屋里,我常常为这种做法的可行性担心,婴儿一会儿见不到妈妈会哭闹不止,幼小的猫咪整日见不到家人自然也会烦躁不堪,肯定会变本加厉地闹个不停,身在外地的我,不免为其行为所招致的后果时时担起心来。

终于有一天,妻子的电话告诉我,我的担心不是多余的,猫咪由于孤独而导致的报复性举动,终于使妻子决定将其驱逐出家门,并把它装在纸箱里通过物流公司的配货车发给了我,由我另行安排,放下妻子的电话,我呆呆地失神了许久,我不会责怪妻子的做法有什么不妥,也不会责怪猫咪过于淘气,因为二者都没有错,妻子,是为了求得自己一片洁净的生存空间,而猫咪则是在谋求本该属于自己的那种自然得不能再自然的东西。只是,相比较而言,妻子有决定权,而猫咪则没有,象一个被母亲抛弃的婴儿,随着滚滚车轮,颠簸着自己不确定的苦难命运。一时,原本豁达的妻子,在我的心中扭曲着原有的形象,感觉到,她的心胸象羊肠小道一样狭窄。

几天不见,猫咪见到我时显出一副很陌生的样子,它象是又长大了些,但明显消瘦了许多,嘴巴尖尖的,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警惕地打量着我,没有了丝毫的亲昵和友善,代之以虎视眈眈的敌视,我知道,它此时正经历着伤心和失望的双重折磨,我心很疼,“好咪咪,别生我的气了,是我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受委屈了,我是个不称职的主人,当初,是你选错了我。”抱起咪咪,将我的脸紧紧地贴在它毛茸茸的脸上,不知用什么话来安慰这个心灵过度受伤的幼小精灵。

已经没有理由再度把猫咪带回家去,妻子已经下了几次通喋,无奈,只好将它送到一个算为亲戚的老人家寄养,临走的时候,想把它叫到跟前表示我再度的忏悔,然而,任凭我怎么叫,猫咪最终也没有来到我的跟前,我悻悻地离开,走到门外,当我最后一次回首的时候,猛然发现,此时的猫咪正蹲在窗台上,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我,我的眼睛顿时觉得一阵炙热,鼻子酸酸的.............

当我第二次回到亲戚家看望猫咪的时候,猫咪已经不在了,亲戚告诉我说,几乎看不到猫咪吃食,整日总是呆呆地趴在那儿,很少活动,象饲养多年的老猫,根本看不到一点活泼顽皮的影子,一天,静静地呆在屋里多日的它,无精打采地走出房门,那以后,猫咪就再也没有回来.........

我怅然地听着亲戚的话,心中想象着猫咪可能出现的情况,或许是因为饥饿和郁闷而死掉,或许得到好心人家的精心饲养,或许孤独地流浪街头,或许.........我知道,一切的或许毕竟都是或许,已经不存在任何实际意义,而需要我尽快做到的,就是唤回自己,不,应该是众多人的良知,给那些象猫咪一样可爱的动物们哪怕是一小块能够正常维持生命的存在空间,它们,也是生物链的一环,和人类一样,同是地球的生灵,同样来自远古大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