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 - 优秀散文 - 正文*

《初雪》

简一 2013-12-2

最近脑海里一直浮现出这样的画面。

深冬来临时,我们居住在人迹罕至的村庄,房子老旧,屋外台阶是三级青石板铺就,檐下悬挂收获后的饱满玉米和鲜红辣椒。门前路上空无一人。

世间的雪正纷纷扬扬地下着,我拨了拨盆里的柴火,放下手中书籍,披着棉布大衣站在门口。院里枯叶被雪逐渐覆盖,觅食的鸟雀在雪地里跳跃,它们羽毛浓黑如女子精心描绘的柳叶眉,自带喜悦与美感。

播放纯音乐,我喜欢二胡带着的低郁悲怆,还有钢琴的行云流水,于是固执地单曲循环《风吹过的街道》,你说这是雪落下的村庄。

炉子上正咕咕烧水冒泡,热气顺着壶口上升消失。旁边的碟子里摆放细小精致的桂花和绿豆糕点,酥软香甜,入口即化。那青瓷碗上尚且是枝条缠绕绵延的藤蔓,成静物水墨。

藤条木椅下的地毯上,黑猫眯着眼睛打理毛发,它在火盆散发出的温暖下慵懒闲适。( 散文网:www.sanwen.net )

我在门外接了满捧的白,这个冬天相约来看的第一场雪。回头看见穿蓝布衣衫的你,正把开水倒入茶壶,那里面放着取暖驱寒的云南普洱。我总说女子冬季应喝这个来养心护体。

茶香悠悠回旋在房间里,炭火偶尔发出声响,红光照亮了书上的诗词,那上面说“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我扔掉手里的雪说:“山里的梅花开了,我们踏雪去看。”

你倒了两盏茶笑:“喝完这杯茶就去。”

天地间一片寂静,苍茫辽远。我回过头看,无声无息,雪扑簌下着,白色铺天盖地,唯有院里的一株红梅俏立枝头。而远处,似乎从深山寺庙传来古老钟声。

我想这是最好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