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诗歌 - 诗词鉴赏 - 正文*

诗画词章·天净沙

糊涂虫 2016-4-9

前记:

在海棠上看了好友们关于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的议论如下:

# 海棠——马致远的这首小令,采用白描手法,静与动,明与暗相结合,结构精致巧妙,全曲不着一个“秋” 字,却写尽深秋的苍凉。每每读着这平仄起伏,抑扬顿挫的天净沙,都会让人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画卷:黄昏萧瑟风卷起沙尘的古道,步履艰难的行走着一个思乡游子。

# 秦时明月——千古绝唱天净沙,万人学赋不如他。我很喜欢这一曲。若论诗词意境,它是范本。摹景发情,很难逾越。诚如海棠说到的,全曲无一“秋”字,却尽秋意,进而由"无"处引出愁绪,一句“断肠人”,展现无限凄凉!

马先生深谙,文学的形象思维。十个词描绘了凄凉场景,活灵活现、动静结合、画面感令人如睹电影镜头,远近推移,印象深刻。绘景是为了达意的,秋意毕现,愁绪自生,为何愁?“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似乎回答了我们,触景生情,愁看秋寒。心中的悲怨,眼中的凄凉。

征将封难、戍兵甲残;孀闺泪尽、 塞客衣单;失意宫帏、忠信不验;凡此种种,哪个不断肠。吟哦此曲,泪雨心寒。高标至伍员、屈原,微末达儿女情怨,无不心海浪遏,激荡冲天!此曲只应天上有,何人可以续余篇!

# 归鸿——风林暴雪孤鸦,晚钟古寺禅家,路阔车流如马。围炉灯下,品享苦乐生涯。

# 余一时兴起,也来凑个热闹,胡说两句。

秦时明月好友曰“千古绝唱天净沙,万人学赋不如他。”,也是绝评,刻画秋暮苦旅之情,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确属古今无人可逾越的佳句。他是西风瘦马断肠天涯,还看到小桥流水人家,于极尽苍凉之际仍留意到些微人间温暖景象,却又更反衬出孤旅羁途的悲怆凄清,其中的断肠二字实为点睛之作,读来着实令人沉醉、嗟叹。仅用寥寥数笔,纯属素描的《天净沙·秋思》,尽诉人在旅途,车马落魄兼思乡之愁情,用词精炼确切到不能改其一字,可谓古今一绝唱。

而适逢繁华的现世,民生虽仍存诸多忧患,但已四海通衢九州运达,秦时明月所说的“征将封难、戍兵甲残;孀闺泪尽、塞客衣单;失意宫帏、忠信不验;凡此种种”的古时因生产力低下而至的贫穷落泊困顿已然纾缓,即便是千万务工农民春运返乡大军于旅途中千种辛苦万般艰难,却普遍都是归心如燃,带着追求亲情欢聚的热望,暖到可融皑皑冰雪。

所以,当代凄苦孤旅的情态已经没有了瘦马和断肠,也看不到枯藤昏鸦,更不会走在古道上而是驰行在高速高铁甚至高空之上,更多的只是属于生涯盛衰过程中逆旅时的那种焦虑、困苦与哀愁。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为我们这些现代人留下的只是一种久远历史的古代苦旅画面,却较难引起人们的共鸣了。

数百年来,马致远的这首小令脍炙人口,广为流传。同期同称为“元曲四大家”的白朴有一首同名小令,以凝练的笔触为我们描绘了一幅色彩鲜明的晚秋夕照图,虽在景物刻画上毫不逊色,却鲜为人知。(这句议论来自网文)

第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