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诗歌 - 诗词鉴赏 - 正文*

梦中犹思图报国,慷慨豪歌抒情怀(康有山)

康有山 2016-4-11

——赏刘克庄<沁园春>

《沁园春》刘克庄

何处相逢?登宝钗楼,赋铜雀台。唤厨人斫就,东溟鲸脍;圉人呈罢,西极龙媒。天下英雄,使君与操,余子谁堪共酒杯?车千乘,载燕南代北,剑客奇才。饮酣鼻息如雷,谁信被晨鸡催唤回。叹年光过尽,功名未立;书生老去,机会方来。使李将军,遇高皇帝,万户侯岂足道哉?披衣起,但凄凉四顾,慷慨生哀。

这是南宋爱国词人刘克庄的一首著名的词作《沁园春》,词中用了较多的典故,以慷慨的心情激愤悲壮地抒发了自己杀敌报国之志、对投降派的偏安苟且给予了无情痛斥和鞭挞。表达了自己欲杀敌报国、建功立业的满怀豪情。

刘克庄(1187——1269),字潜夫,号后村,莆阳人。曾因在《吟梅花》中用“东君谬掌花权炳,却忌孤高不主张”得罪了当局和权贵们,而被废十余年,后又被起用。他极推崇辛弃疾,是辛派中的重要人物。诗属江湖诗派,作品数量丰富,内容开阔,多言谈时政要务,反应民生之作,晚年诗风趋向江西诗派。因深受辛弃疾影响,多豪放之作。由于对方孚若气节(方曾使金,以大义凛然,不屈于强势而闻名,曾著有《南冠萃稿》)、诗词酬唱相敬佩而友好,在方孚若和生前刘克庄常常和他在一起吟赋、饮酒、相聚。这首词,就是在梦见和方孚若在一起豪饮时的情景吟出的。这首词作于南宋理宗淳祜三年(1243),这时,方孚若已故世21年,词中所刻画的,只不过是一个梦境。

前阙起句,从相逢的欢畅开始,到置办菜肴,从开怀畅饮,到兴致高盎,相互赞许,表现了豪爽兴奋的情绪。“何处相逢”的设问,牵出了“宝钗楼”和“铜雀台”,那种相逢的感觉,似乎像在秦都咸阳的宝钗楼和曹孟德曾欲想登上的铜雀台的情形一样,令人高兴振奋。其实,汉武帝所建宝钗楼在今陕西咸阳一带,曹操所建铜雀台在今河南临漳,两处皆在大江之北,此时已沦入异族之手,自然无法登临赏看。“东溟鲸脍”、和“西极龙媒”也就是渲染气氛,代表美食佳味,并非实物,至多不过是鱼肉和马肉而已。只不过是借以表现逸兴豪情和英雄气慨罢了。“天下英雄,使君与操,余子谁堪共酒杯?”与“车千乘,载燕南代北,剑客奇才”都是所谓“惺惺相惜”的相互仰慕、尊崇、赞许,尊崇心情的表达。借当年汉帝也许曾登宝钗楼和曹操意欲登铜雀台借以表达心迹,那是何等的气势啊?曹孟德甚至要将二乔(大乔是孙策的夫人,小乔是周瑜的妻子,皆为当时的美人)置于铜雀台上,与之欢愉。可见方刘两人是已经到了极为兴奋的程度,也说明了两人情谊之深。这里,思友的强烈情绪烘托出作者的图谋作为观念,既开拓了词的意境,又表达了自己的思想。

当然后来是喝醉了。下阕,就是醉睡醒来的嗟呀、感怀、慨叹。本来睡得很深很沉。“鼻息如雷”可见是多么地香甜。但是,被长啼的晨鸡惊醒。捧颈仰视,往着窗棂的曦光,想到了光阴的逝去,旧友已夭殁,但自己仍旧是功名未立,已经到了垂老之际。那种失落、悲愤、焦虑,油然而起。

第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