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读书随笔 - 正文*

落座

漠上倌 2016-12-28

------------------------------- 几月间,疏笔忘言。久不语,陌途可有留人意?--------------------------------

湖中游过一群鱼,几种色彩,争相吐气。岸上的人兴起,投食而渔。水中的鱼有意?来去。人的眼里,争食的鱼,可悲又可趣;鱼的眼中,一群人在笑,自以为是。

有一条岸上的鱼,它离家行了几万里,它要成为人,在岸上看水中的鱼。它把这叫做目标,每一天都改变着自己。幻想着有一天,看曾欺负它 的同类抢食,它则是那投食的,笑指。

它天天受着干渴之苦,日日听着聒噪人语,藏在无人能看见的缝隙。忍不能忍的苦,它渐渐学会了人行,它想走出缝隙,与人可期!如它所愿,众人来聚。

它看见了很多笑脸,那是不同于它在湖中所见的笑脸。它也笑了,觉得自己被接纳了,那心中一直向往的人们。人们将它带到一个很舒适的地方生活,每日都有很多人来看它,它看见更多的笑脸,各种各样的,不同于最初。一开始,它兴奋极了,终日笑颜,极尽全力的表演,可每日的单调在重复,堆积。终于,它厌倦了,仿佛又回到了湖中的岁月,它挣扎,却离不开人类的囚笼。它不再有目标,不再表演,终日失神,无魂......

某一日,它听见橱窗外有声音传来,“各位小朋友坐好了,听老师讲啊,人类呢也是来源于水中,祖先是鱼。有一天,一条鱼离开了水中的家,走上了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