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读书随笔 - 正文*

个人的阅读史就是心灵的成长史

莫莫 2017-2-22

高尔基曾经说过,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一个人可以通过阅读书籍进入不同时空的诸多他人的世界,无形间获得了超越有限生命的无限可能性。阅读不仅使人们增长了知识,还可以感化和陶冶人们的精神。

犹记得小时候,自识字以来,陪伴我最多阅读时光莫过于丹麦童话作家安徒生的《安徒生童话》。在这一本童话故事集中,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当我读到小女孩看见食物的时候,小女孩很饿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自己进去取食物,就让我不是很解,直到后来才慢慢理解那只是小女孩寒冷饥饿到一个极限程度时所出现的幻象,对女孩感到深深的同情。生活在有父母亲爱护,有衣穿,有饭吃的小女孩当然不能够理解没有父母亲呵护,缺衣少食的小女孩的痛苦。但随着知识的增长,视野的不断扩大,对于卖火柴的小女孩的处境也更加理解。这也能说明人们要接受某一文学作品时,是需要一定的文化底蕴的,一定的知识积累,才能够将自己的见解与文本视域相融合,形成新的理解,从而促进知识的增长与精神的升华。再到小学高年级时,读过秦文君的《男生贾里,女生贾梅》,书中天真活泼,心地善良,富有同情心的女孩贾梅与调皮捣蛋,热情仗义,聪明的大男孩贾里,他们和他们的小伙伴五彩缤纷的中学校园生活很是让我羡慕。作为一个快要毕业,即将步入初中的我来说对初中生活多了一份期待,多了一份向往。

上了初中后,校园青春小说疯狂的流行起来。女孩们成天捧着这类小说,上课也看,下课也看,晚上睡觉了打着灯躲在被窝里看。我也不可避免的成为了其中的一员,沉迷于这一类小说。但是在我看来,那些小说能代表我们当时内心的那种迷茫,那抹淡淡的忧郁。在这种迷茫和忧郁中给我带来力量的是海伦-凯勒的《假如给我三天光明》。她在书中说道:“我要把别人眼睛看到的光明当作我的太阳,把别人耳朵听见的音乐当作我的交响乐,别人嘴角的微笑当作我的幸福。”一个又盲又聋又哑的女孩没有抱怨命运的不公,她坚强、努力、乐观、持之以恒的生活态度激励了我,这让我从不切实际的青春幻想中清醒了过来。将自己的生活处境和海伦的处境相结合,才明白自己能听,能看,能说是多么幸福,是上天给予我的馈赠。

步入高中后,紧张的学习生活成为了我现在唯一的回忆,使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清华、北大不是梦》这一本书。就像所有的学子那样,对于那时候的我而言最能引起我关注的莫过于分数了,如何才能提高分数就显得尤为重要了,而《清华、北大不是梦》这本书中,详细记叙各地高考状元的学习方法、应试策略。所以,在这一阶段,这本书激起了我昂扬的斗志,!然而,现实终归是现实……

现阶段中,我在阅读大量的文学作品弥补自己“先天”的不足。在阅读过的作品当中,感受最深的便是韩寒的《三重门》和路遥的《人生》。韩寒的《三重门》通过“林雨翔”的视角,描写了真实的高中生的生活,把亲子关系、师生关系、同学关系的种种矛盾和问题展开来,体现了学生式思考、困惑、梦想。“三重”是指“礼仪”“制度”和“考文”,写出了学生在这“三重门”门槛前的迷茫与痛苦,从侧面抨击对当下应试教育为核心的教学机制的嘲讽和对一切向分数看齐风气的挖苦。对经历过高考刚步入大学的我来说,这本书与我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对现有教育体制的不满和对教育前途的担忧。路遥的《人生》是在大一的下学期阅读的,少了刚入学的焦躁与不安,多了对未来的茫然与思考。书中的“高加林”一位农村知识青年与“刘巧玲”一位农村姑娘的爱情悲剧为线索,表现了农村人无法挣脱城乡差别的枷锁,无法走出农村走向城市改变自身命运。在当时七亿中国人民吃饭的问题都无法解决时,农村青年想要跳出“农门”谈何容易。为了走出穷山沟,他抛弃了心爱的姑娘,去赢得干部子女黄亚萍的青睐,为参加工作走后门……

当一切破灭回归原点的时候,山沟里质朴的农民们依然宽容的接纳了他,而他的失败,留给乡村人沉重的叹息和长长的思考。没错,人生其实无非是矛盾和选择的综合体。无关对错,仅仅在于我们能否有勇气在矛盾中作出选择并勇敢承担一切后果。一个人要向前,看生活总不能叫人处处满意,我们还要热情地活下去。人生在世,有许多我们值得珍惜和爱护的东西,不能因为一个方面不满意,就灰心丧气。

阅读教会了我们许多的生活中没有的东西,丰富和抚慰了我们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