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读书随笔 - 正文*

平凡的世界续(晓霞获救)

问 2017-3-12

平凡的世界续 原著路遥

第一章

暖洋洋的太阳照耀着城镇的街道。公园里和道路旁处处春意朦胧,街心花园的鲜花也在不知不觉中竞相开放,刚刚下过小雨的空中不时隐约约的看见一道彩虹。

人们立刻有一种登临盛夏的感觉。

街头的行人十分稠密,趁着正午未至,带着爱人外出散步,不为生活的一大乐趣。孙少平也在拥挤的人群之中,不过,他身边的是两个年轻的小伙子。细细算来,自他痊愈到重回大牙湾已有一年半多的光景,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他的生活又再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记得几年前,就在这个季节,他失去了亲爱的哓霞。后来,他终于走出阴影,却又因救人而使他那张俊俏的脸蛋上留下了一个伴他一生的印记。再后来他报考了局里的煤炭技术学校并以最高分录取。对一个煤矿工人来说,这一生在学术上应该很满足了。但他是孙少平,他凭借课下自学,用了仅仅一年多的时间就完成了学校四年的课程。学校的同学都称他为天才,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并不是什么天才。

现在,他可以自豪的说,我已经是一名大学生了。

最近,几个城镇联合举行了乒乓球比赛,他和身边的两个人代表大牙湾煤矿来到这个陌生的城镇参赛,并且刚刚拿下了第一场胜利。现在,他正带着伙伴走在街上,渴望有个人能分享他的喜悦—当然,他知道自己在这片土地上并没有什么熟人,这只是为了满足他那小小的虚荣心罢了。

生活,是那样的酸涩却又是那样的甘甜!

孙少平看见不远处有个衣服摊。正好,先替惠英嫂和明明挑几件时新衣服。

孙少平走上前去,发现老板竟是个看上去和他年龄相仿的姑娘,正低着头入神地看书。“老板,这件衣服怎么卖?”

那个姑娘恋恋不舍的将自己的目光从书本上挪开,慢慢抬起头。当他的脸出现在孙少平的视线内时,少平的视野瞬间因为泪水模糊了。这是—晓霞!

生活总是这样,你曾因为失去某件珍爱而陷入痛苦之中无法自拔,当你刚刚从痛苦中挺起胸膛,她却在不知不觉中再次出现在你的眼前。我们的孙少平现在正处于这种状态。

相见时难别亦难,少平此刻才真正体悟到其中的意味。他赶忙扎巴了几下眼睛,却再一次看清这真的是晓霞啊!少平尽量刻着住内心的激动,一只手伸向口袋里寻找他的墨镜—他不想亲爱的人看见他额角的伤痕。糟糕!墨镜拉在赛场上了,他在心里暗骂自己,怎么能在这种时刻让亲爱的晓霞为自己伤心呢!当然,他没有注意到此刻自己眼中早已噙满泪水。

在一阵沉默过后,少平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不由得喊出声来:“哓…晓霞。”

那个姑娘先是一怔,然后头稍稍歪斜,露出的烂漫的笑容像春天的鲜花和夏日里明媚的太阳。她轻轻地说“你是在叫我吗,但我不是你说的晓霞,我叫哓蝶。”

孙少平心中立刻有一阵寒霜袭来。晓霞不会穿一件这么寒碜的衣服,但是,她也像个男人一样外面披着件衫子,而且,刚才的那个笑容…他一定是晓霞,她是在和我开玩笑哩!

“晓霞,我是孙少平,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哩,是不是?”

“孙…少平。”哓蝶刚重复玩那个感到既陌生又熟悉的名字,一股突如其来的剧痛冲上了她的大脑。一片片模糊的碎片浮上她的心头,她急忙用左手向身后的小推车一撑,书不由的滑落在地,这是一本英国女作家安妮-勃朗特的代表作《艾格尼丝-格雷》。孙少平见状,立刻伸出他那煤矿工人的粗壮臂膀搀扶哓蝶,却被她用另一只手轻轻推开了。瞬间,孙少平的心一下子冰到了极点。

少平身边的两个伙伴愣了半天,才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个姑娘长得好像几年前的那位省报记者田晓霞。但这又怎么可能呢?

这哥俩一个人拉着孙少平,一个人忙向姑娘道歉。然后,他们硬拉着少平离去了。

少平不时回过头来望着远处的“晓蝶”,泪水再次从心里涌出。他不明白,亲爱的晓霞为什么会突然间忘记自己,难道,她真的是“晓蝶”吗?

第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