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读书随笔 - 正文*

纪念我最爱的三位诗人

潮生 2017-3-14

纪念我最爱的三位诗人

文/潮生

你等来的,苦苦追寻(一)

趁着初春,去看看远方的人。

我在想如果徐志摩、顾城、海子还在。那现在的中国诗坛肯定不会是一片沙漠。

一说起诗歌,很多人都嗤之以鼻,认为那是资产阶级的产物。可时代一次次证明,“我手写我心”、“文以载道”这些创作理念,一直影响着我国的文学发展。

或许,正因如此,那些表现诗人个性的诗词才显得稀有。

一、我眼中的徐志摩

了解徐志摩多年,很多人对于他和三个女人的关系很感兴趣。说他是负心汉,背弃了发妻张幼仪 ,又看上自己兄弟的老婆陆小曼。

可我觉得抛开这些世俗的事不看。徐志摩的诗至少给了我们一种启示,又或者说在中国新诗上,徐志摩贡献很大。

我最喜欢他的《雪花的快乐》。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飏,飞飏,飞飏——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雪花的快乐,还是徐志摩所追求的快乐。用雪花代指美好幸福的生活,并把浪漫主义情怀放到诗歌创作中,清新,自然,柔美,符合大众的审美,我想这是他的诗歌至今受欢迎的原因。

徐志摩是一个极重感情的人,不论是他对于林徽因的爱慕,还是对于陆小曼的关怀,都可以从侧面体现他的责任感。

我记得他写给林徽因的诗有很多,这首最具有代表性。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这首诗取名为《偶然》,的确他与林徽因的感情源于一次偶遇。 相差十几岁,可徐志摩还是为了她离婚,但在林看来志摩只是喜欢诗中的她。

而在北京时,徐志摩十分寂寞,与好友的妻子陆小曼产生感情,最后并与之结婚。在当时这是离经叛道,违背人伦道德的事。可是在我看来只要喜欢未尝不可。

在他写给陆小曼的信中有这样一段。

每一次到点的打动,我听来是

我自己的心的

活埋的丧钟。

他爱陆小曼胜过爱他自己。或许,在民国他的收入不菲,但是面对陆小曼的任意挥霍,他也只得劳碌。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他的不幸去世,与陆小曼有着直接关系。

纪念徐志摩,很大程度上是在是在回忆那个战乱与温情,诗歌与贫穷的年代。

或许,我苦苦等来的,就是我追寻的,我渴求的春天!

201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