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读书随笔 - 正文*

《狼图腾》读后感

hpandwl 2017-5-5

伴随着窗外瓢泼的大雨和震撼的雷声,黑夜中总是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想提笔写点东西,去赖于生疏,不知道应该从哪儿写起,又不知道写些什么。阵阵鞭炮声将睡意炸得粉碎,这似乎是在提醒着身处城市的环境,人群拥挤、喧嚣不停,没有一刻的安静。即便是深夜的时候,也总有稀稀疏疏的灯光。

最近几天,脑袋里总是漂浮着一幅模糊而又真切的画面,仿佛看到一匹苍狼奔跑在广阔的草原上,它那发绿发亮的眼睛、直指天空的双耳,不断散发出桀骜不驯的坚毅,宁死不屈,且为自由,无所畏惧。

似乎渐渐明白草原人对于草原狼崇拜的缘由。这些似乎与曾经的那些东西格格不入。

总是很难体会 “不破匈奴,誓不为家”时的感受。但霍去病那种毅然决然的豪情难道仅仅是农耕下的人对于国家兴亡的关怀,对田园生活的捍卫吧?总感觉其中也充满了“狼血”、“狼性”,是对敌人的厮杀,对杀戮和鲜血的嗜求,也是对自然和自由的崇拜。

总是很难明白“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的感伤。但难道只有汉家儿女才有这样的情怀么?是否生活在草原上的胡人也同样会为战死沙场的将士的缅怀呢?只是他们难以用语言和文字来表述,又或者是年代久远而被侵蚀,也可能是汉家的统治者不允许历史中出现这样的文字而将其扼杀。因此,代代的草原儿女只能将其似杜鹃啼血般的情感送于关注着他们的“腾格里”(蒙语中的天),就如同草原狼一般,对天嗥叫、咆哮。犹记得西北有一种“沙葬”的仪式,总是会与草原中的“天葬”联系起来。一时总会浮现出一幅凄美的画面:身着华美的胡服少女,在得知情人战死沙场后,穿着自己最美丽的衣服,选择了与沙同葬…

总是很难理解“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豪情。难道只有那时岳飞的岳家军才有这样的壮志情怀么?世世代代的草原人风餐露宿,过着游牧的生活。与狼斗争,与环境斗争,与一切的一切斗争,只为生存。那份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豪迈,是任何民族都无法比肩的。这份豪迈,正是来源于草原狼的习性。

汉家的儿女,总是将狼作为一种邪恶的象征,成语中的“引狼入室”、“狼心狗肺”、“狼子野心”等等,无不表现出对狼的厌恶与憎恨。但是草原人却将狼作为其精神的领袖、民族的导师一般崇拜。他们所崇拜的正是狼的智慧与性格,是一种对于强者的追求,是一种对于自由的向往。

中原人也有这样的血液流淌在身体中。中华民族是农耕人与游牧人的结合,是羊性与狼性的结合。在面对外族入侵之时,那些宁死不屈,不做亡国奴的慷慨赴死;那些无所畏惧,忍辱负重的坚持;那些为了自由,“头可断,血可流”的豪迈;这一切,都是狼性的昭示。

狼图腾,是一种对于自由的崇拜,是一场关于生存的斗争,是一首对于狼性的赞歌。“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广阔的草原可能会沙化消失,但是对于狼的追求与崇拜不会随着消散。只希望能够伴随着我们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