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读书随笔 - 正文*

昭然若揭

菌人 2017-5-15

(隔着浓墨去瞅一本书是看不明白的,需掲去幕布,散了云翳,他不过是聚光灯下的小丑。)

方鸿渐是钱钟书笔下一个鲜活的生命,他凝练着多少当时社会知识分子及现世诸多学子的特质我不敢说。他就那么站在落伍的古钟前——方鸿渐游学四年,回国后暂寄丈人家谋生。他前后在与鲍、苏、唐的恋爱摸索中,与爱情割袍断义,与丈母家闹翻。随后在与赵辛媚等人同往三闾大学,途中历经众生百态,在职更是看惯牛鬼蛇神。他在事业上受挫,在婚姻上绝望,晕晕乎乎给孙柔嘉箍上了紧圈。无奈到上海投靠赵辛媚,还被家中夫妻矛盾、妯娌之争这些琐碎扰心。——等到一颗石子打破了水面旖静。

方鸿渐,以“方”为姓,寓示着他做事不圆滑,取“鸿”进取与“渐”过程、未达之意。他注定成为新时代的旧文人,保留着知识分子的儒雅,却遇上了战乱时代,颠沛流离、支离破碎。在现实与本心的夹缝中苟延残喘。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中国被炮火欺压,莘莘学子被迫远渡重洋。方鸿渐俨然成了销烟熏制、钉板上的肉。战争是懦夫的亡灵曲,“鸿渐看他们这么稳定的支配着未来,自己也壮胆起来,想上海的局势也许会和缓,战事不会再发生,真发生了也可以置之不理。”不难看出,他向国难、命运、追求妥协,掩面懦怯得像提线木偶,他被现实、外界纷扰摆布。作为一个创世的弃儿,他不得以为自己舔舐伤口。

方鸿渐有个乡绅的爹,教他像要在回忆录里记载的,掂量着做事。他自称“生平最恨小城市的摩登女郎,落伍的时髦,乡气的都市化。”;认为“自己成为新闻人物是登极加冕的恶俗,臭气熏得读者要按住鼻子”;“本不愿跟张买办这类俗物交往,讨好‘我你他’小姐纯粹是他的玩世不恭。”“我你他”小姐的洋气在鸿渐看来也是俗气。他不堪他人的趋炎附势,却难逃窠臼。“他做不做得骗子,全在爱尔兰人。”好像买假文凭纯粹是旧社会逼良为娼,不得已而为之。面对三闾大学派系之争的糜腐,“灵魂像给蒸汽碌碡滚过,一些气概也无。”

在这蘸着血污用白话写下的时代,他混混度日,本事不大,脾气不小。“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像饭里的沙砾或者出骨鱼片里未净的刺,会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