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读书随笔 - 正文*

战乱下的爱情——读《倾城之恋》有感

有风吹过 2017-5-31

“他们唱歌唱走了板,跟不上生命的胡琴。胡琴咿咿呀呀拉着,在万盏灯的夜晚,拉过来又拉过去,说不尽的苍凉故事——不问也罢!”张爱玲以她独有的笔调,孤高决绝的描绘着那个时代下旧式大户人家的没落景象。带着凄凉的美感,在这座白家的老房子里,住着一个个腐朽了的,溃烂了的人。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挽救这个家族的衰亡。漠视着家中各种矛盾冲突的封建大家长白老夫人,亲生女儿她也可以不顾,任她的儿子儿媳欺负也不会管。或许在她的眼中,儿子才是最重要的,离过婚的女儿在她眼中已经没有了多少价值,去交换更多的利益,重男轻女,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在这个老人的脑海中根深蒂固,她尽可能在维护着这个封建大家庭表面上的体面与和谐。而在她掌管下的白府,也多是这样的人,自私自利,封建道德下的“礼”更是成了是他们维护自己利益的工具和说辞。小说的女主人公白流苏就是出自这样一个没有爱的环境下长大,她的哥哥嫂嫂们像吸血鬼一般在她身上汲取着自己所能得到的东西,从她嫁人到离婚,在将她吸得一穷二白之后,更是想将她扫地出门。他们用极尽尖酸刻薄的语言讽刺着他们的可怜妹妹,没有一点的同情心,将一切的不幸都推脱在他们苦命的妹妹的身上,体现着封建社会对女人的残酷和压制。

在她离婚7年后,钱财散尽之时,她的三哥对她说“法律呀,今天改,明天改,我这天理人情,三纲五常,可是改不了的!你生是他家的人,死是他家的鬼,树高千丈,叶落归根——”他想让他的妹妹回到她那个离了婚的婆家守寡过日,为了换取一点利益,就想将他的妹妹再次推入那个火坑。这个家里的其他人也是这样打算的。但在白流苏的拼命反抗下,为自己换来了一点喘息的时间,最终只被决定嫁出去而已。她自己也是这样想的,通过嫁人而再次离开家里。

与此同时进行的,是她妹妹的婚事被家人提上议程。家里决定让她云英未嫁的妹妹先找到一门好的亲事,于是介绍了一个多金潇洒的单身汉范柳原和她妹妹相亲。可是在这一次的相亲中,范柳原却看上了姐姐白流苏,并对她展开了追求。她便拿自己作赌注,明明知道范柳原只是玩玩的心态下,还是应邀远赴香港,博取范柳原的爱情。两个情场老手的博弈就此展开。两人在这种种纠缠之下,流苏最终屈服于范柳原愿意提供的物质保障下,不再奢求与他结婚。

然而故事却没有在这里结束,在范柳原即将离开香港的时候,日军的轰炸让他折回了,他选择了回去保护白流苏,他们在这废墟中紧紧相拥。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相依为命,感情也产生了质变,都把对方当成了自己所能依靠的人。战争为他们提供了一个相对平等的环境,让他们真正的走到了一起。“流苏到了这个地步,反而懊悔有柳原在身旁,一个人仿佛育了两个身体,也就蒙了双重危险。……就是死了也没有孤身一人死得干净爽利。她料着柳原也是这般想。别的她不知道,就在这一刹那,她只有他,他也只有她。”我渐渐懂得了倾城之恋的真正含义。战争让这座城陷落了,才让这两个本不会在一起的人有了真正的交流,让他们相恋,相爱,结婚。这正是最大的讽喻,预示着爱情的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