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读书随笔 - 正文*

假霸王与真虞姬——观《霸王别姬有感》

Tutu 2017-6-4

霸王别姬,本是中国历史上一出凄美的佳话。司马迁在《史记.项羽本纪》里,讲述了垓下被围,唱出“虞兮虞兮奈若何”的西楚霸王与为解霸王顾虑,从容对答“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后自刎的虞美人。一个是铁汉柔情,一个是静水藏深。他们的悲剧爱情因此被记录被演绎,被传为京剧名选。于是,就有了两位名角儿——演霸王的段小楼与演虞姬的程蝶衣。

段小楼他是霸王,他相貌堂堂,英气凛凛,是程蝶衣的大师兄。当他第一次与蝶衣相遇,第一次仗义为年幼的蝶衣张开保护的双臂,或许仅仅是性格如此,虽然他这份仗义深深地烙在蝶衣心里,成为他被母亲送走后的唯一依靠。是的,段小楼对程蝶衣的保护,不是那些所谓的一眼万年,不是有什么特殊情愫,他仅仅是长期习惯自己是大师兄,是带头者,他性格里多的是担当与出头。就如同电影开始的那一段:戏班子遭遇危机,他抹花孙悟空的脸拍砖救急。他知道后果是被师傅鞭打,知道这是两头不讨好的活计,可他就是那样义无反顾,或者说,习惯使然。

而程蝶衣就不一样了。他细腻敏感的心被温暖,注定是要深深依恋上那个在他眼里英武的师兄的。年幼被做风尘女子的母亲伤害抛弃,面对的是凶横的师傅与格格不入的同伴,大师兄是他唯一能接触到的可亲之人。在他眼里,大师兄有父亲的阳刚亦有母亲的细腻,是最好的玩伴更是极佳的兄长,一同学艺而又时时教诲于他,可以说,段小楼是程蝶衣的全部,他的全世界是围绕段小楼建立的,仿佛藤蔓伴大树,于是他自然而然“蒲苇韧如丝”。

有人常常困惑于这部电影,程蝶衣与段小楼之间,究竟是什么样的情愫,那样的暧昧不清,那样的值得玩味。说不上来啊,单单讲程蝶衣的一厢情愿是爱情?因为他超越友谊、超越亲情的浓烈?因为彼此的感情有太多类似爱情的特征:曾相约许诺一生,曾挺身而出代替彼此受苦,曾共享富贵同尝心酸,曾携手同游,曾争风吃醋。。。。。。可那些是爱情的一些特征但不能证明是爱情,对段小楼不是,毕竟他最终娶了妻子菊仙;对程蝶衣亦不是,虽然他最终念着从一而终自刎。

段小楼的“霸王”气质,台上台下都有的是一种外形上的威武霸气和仗义行侠。他是大丈夫,可他不是真霸王。他对蝶衣也好,对菊仙也好,让他们依靠的是他敢作敢当的性格。可他的敢作敢当不同于英雄的敢作敢当,他的敢作敢当是眼前的、肤浅的,类似于“冲冠一怒为红颜”的莽撞。他的担当,在于平息眼前的事态而不计之后的发展。他不会理会前因后果,不会想到他的敢作敢当会让两个人因他而死。甚至说,他的敢作敢当是一种长期利己主义产物下的后果。在最后,面对批斗的威胁,那个“楚霸王”跪下了,对于周围人是震惊的,那个一向桀骜的段小楼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跪下了。其实段小楼自己心里是清楚的,他这一跪也是“敢作敢当”,在他的逻辑世界里,是要大着胆子度过眼前这难关,他不会有英雄末路宁为玉碎的豪情,他为了偷生,一辈子都在自己的世界里做霸王,人们往往会被他演的霸王迷惑;他不是逐渐被生活所打磨而有了妥协,他是一直用他的方式妥协,披着一张霸王的假皮妥协。他是假霸王,是台上的假霸王,是自己的假霸王。

而蝶衣呢?从一而终。他最后的惊艳一刎,与其说是为了报段小楼的深情如许,不如说是为了成全自己。与段小楼的恩怨纠缠,从相识相助相依到相怨相离再到二十二年后的重逢,他应该也看透了彼此之间,更领悟了他所谓的固执到底是什么。他从一而终,从的是自己,从的是他心里死死认定的虞姬。这个虞姬一开始是依赖着霸王的,他固执到要霸王也“从一而终”,他不疯魔不成活。历史上的虞姬为霸王自刎了,而程蝶衣演的虞姬是为自己自刎了。他若是苦恋,在段小楼娶菊仙、在段小楼下跪、在与段小楼决裂时有太多机会自刎,上吊的菊仙对小楼才是爱,或者说他会在风暴结束后立刻重找段小楼,而不是与之十一年不见面。为什么?程蝶衣他苦苦寻觅的认同,不是大师兄,不是外界的掌声荣誉,他找的是自己的认同,他究竟是谁?最终他找到了,就如戏班师傅的话:“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他做了真虞姬,他清楚了后,明白外界是不会成全自己的,或者说他的遗世独立是成全不了外界的,所以他举剑一刎,“揉碎桃花血满地,玉山一倒再难扶”是对自己的成全,是他一心做真虞姬的执念。

假霸王,真虞姬,“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纷纷扰扰,谁又说得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