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读书随笔 - 正文*

读画佛因缘(愿赋居士)

慕莲 2017-9-12

第一次知道[倾听恒河的歌唱],是从台北土城承天禅寺编印的《广公上人事迹》读到的。近来获得台中莲社所印的《倾听恒河的歌唱》,才知道这是一本郭惠珍医师(道证法师)的著述,是她从医治照顾癌症病人中,活生生的将病患与家属的痛苦表达出来,令人深深体会[以苦为师],从而劝人念佛以出离生死。随后继续获得其他著述《学医与学佛》《朝圣之旅》《清莲飘香》及日前读完的《画佛因缘》。

《画佛因缘》是说明郭医师后来也得了癌症,在一面治疗当中,一面以没有受过美术训练的情况,凭著佛恩浩荡、佛慈无涯,以[不胜怀慕]的心情,依《佛说造像量度经》,在一张八尺长四尺宽的纸上,恭绘阿弥陀佛的过程。她说这是一个癌症病人突破身心疲苦的奋斗史,是跨越生命辛酸的血泪历程;也是沈汩在五浊秽恶的心,回首望向净土的心路,是聆听弥陀召唤的甜蜜归途。不是我画佛,是佛的慈悲让我忍不住不会画也画;将此画献给生命道上一切痛苦的心灵,荆棘路上即使忍不住眼泪,也要望向清净光明的西方!我们的心离开了阿弥陀佛,便是纷扰的妄想尘劳,离开了慈悲,将只有哭泣...。

在进行画佛的时候,郭医师在深夜里也会被故障的躯壳唤醒,然而所幸她不必呻吟,不必哀叫,只静静的望著弥陀的慈容,聆听弥陀的声音;感到痛苦的时候就大声念佛,慢慢的才体会到佛的大慈大悲已经把解脱痛苦的奥秘,融摄他的名号音声中。读《无量寿经》所描述的极乐世界生活的自在,她说这些字句中又涵融了多少亲切的了解啊!原来阿弥陀佛早已深深的了解生命的无奈和辛酸,故在名号光明中融入解脱的奥秘。即使她堕入粪尿地狱,弥陀虽是满身的缨络、满身的光明,他也会奋不顾身的到地狱里去救拔,就是这种无尽的慈悲,彻头彻尾的拯救了苦海中的我们。她说[我的心总趋向三恶道,千方百计寻找藉口,为的是往三恶道去!大悲的阿弥陀佛拦住了我,如斯低头拜托我『为什么要往地狱去?为什么不往净土走?』这正是我的写照,无始以来习惯往返于三恶道,现在仍一念不觉,还是会[求死娑婆]地往那里冲去!屡屡赖大悲的阿弥陀佛拦住我,低头拜托我远离火烧的地狱,牵著我生还净土]。

她举一位患者的例子,他的肝肺都被癌侵蚀了,腹水涨得肚皮又鼓又亮,呼吸很困难,不得已要抽出腹水,当粗大的针头刺入他的肚皮,郭医师教他念佛,他死命的念著。后来他告诉郭医师[还好有阿弥陀佛可以念,否则这么痛苦,真不知要怎么办?]如是,只有在受尽折腾的时候,就会明白[阿弥陀佛]四个字真正是无尽的宝藏。只是,我们难道要等到这种情况,才能明白吗?佛的大慈悲就是只要你当下了解领受,就当即得往生,你知道了吗?

她再举日本法然上人(公元一一三三——一二一二),他在博览译经典又勤修种种法门之后,碰了壁,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再折回来研究净土法门,当他了解到阿弥陀佛慈悲的深旨时,他说[即使是深夜四下无人时,我也想大声喊叫『原来像我这种根器的人所修行的方法,阿弥陀佛在法藏比丘因地修行时,就早已深深的了解!』我不禁感悦彻髓,落泪千行]。

自古以来,中外诸祖师他们从佛经所体会到的,所感受到的,就像我们现在读郭医师所告知我们的。无奈,我们在目前身体健康之下,不愿从诸祖师所殷殷嘱咐的话,去体会吟味,非得要让郭医师只好以身受极苦的病痛,所得到的经验来告知我们吗?我们岂可再次又轻忽而过呢?

善导大师告知我们二种决定深信:一者,决定深信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无有出离之缘。二者,决定深信彼阿弥陀佛四十八愿摄受众生,无疑无虑,乘彼愿力定得往生。只有深深体会了解自己确是罪恶生死凡夫,才能完完全全的舍弃了[我],去掉[我执];也深知幸亏庸劣的我,佛仍毫不舍弃并已蒙救度,才会全身靠入佛号,才会易于建立对佛深挚亲切的感情,才会易于感恩图报。

郭医师说得好!佛号实是来自于一颗受尽千辛万苦的心灵,若不是经历了太多的苦难,怎能了解众生受苦的需要?就因为它是来自于历尽沧桑的心灵,从这千辛万苦里涌出了不可思议的慈悲与愿力!从而可知:

本以为是我在念佛,没想到是佛在呼唤南无阿弥陀佛

佛在呼唤南无阿弥陀佛

佛在呼唤[归来吧!我的共命之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