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读书随笔 - 正文*

徐徐行志

筮术师 璃孤凉 2017-9-29

若论及近代中国浪漫主义诗人的代表,多情善感的徐志摩徐先生向来是绕不过去的。

作为一个为了满足情人的挥霍欲而拼命赚钱以致在一次奔波中死于飞机失事的(……真是中国诗人史上的一朵奇葩)多情诗人,其实小女并不十分喜欢。因为许是过分耽于情爱纠缠的缘故,徐先生的诗作大多软得虚弱了,不似戴望舒戴先生那般柔中带刚的端然风流令人叹折。我对男子诗作柔情度的最高忍受标准仅限于贾宝玉的《芙蓉女儿诔》那个等级,徐先生的娇媚指数绝对远超此作。

即便词中的千古一帝,风花雪月了半生的李煜,或是一唱三叹后旬日而死的多才公子纳兰容若……也不似徐先生这般,软绵绵娇滴滴的,看一两首还好,稍微多翻几页便会头痛,即使死法与之稍有些相似的纳兰公子,虽说他的一生也辗转在儿女情爱间,但好歹有个御前侍卫的身份,也写得边塞诗豪迈苍劲,更作得出“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一般清傲凌然的句子。与公子容若一比,顿时更觉得徐先生着实盲目陷于情事不可自拔,被风流情人陆小曼迷得七荤八素,唯唯诺诺,任劳任怨……好好一个才子愣是就这么给废成了一个移动钱包外加怨夫的诡异角色,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信便看看,“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风的娇羞”,够经典吧?但也十足带着小家子气,放不开格局,看上一遍还好,多读几遍就会觉得怎么看怎么诡异,而且小女也很不喜欢“娇羞”这个词,总觉得很绿茶婊;又或者“挥一挥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之类的,单看一句倒是相对而言大气一些,还算能入眼,但如果通读全篇……那种甜到生蛀牙的感觉怎么回事……说真的,这首《再别康桥》至少还有点沧桑感,估计也是此君唯一称得上佳作的作品了吧。至于别的……确实不好说。徐先生的诗句里到处充斥着“梦”、“花”之类适合女生用的词——虽然也可以理解为多情柔腻,但也未免有些过分,久读则令人索然无味了。同样是写“梦”这个字,人家苏先生是怎么写的?“人间如梦,一樽还酹江月。”何等洒脱大气!

当然,作为“新月派”代表诗人,不管怎么说徐先生也并非一无是处,就韵脚而言,平仄相合,音韵相宜,颇承古风;而其语言风格柔媚(实在找不到比‘媚’更适合的了),词句精雕细琢,玲珑华丽,单就文笔而言,还是颇有美感的。但是,凡事都讲究个度,徐先生将此类修辞着实用得有些滥了,多到让人实在觉得腻味,而且感觉写来写去就那么几个意象和写法,因而也怪不得区区不才小女有什么偏见。

徐徐日行久,磨尽书生志,徐先生大抵也类似于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