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读书随笔 - 正文*

你是生活的“太监”

qzuser 2017-10-23

“人生就是一个缓慢被锤骟的过程”是王小波诸多佳句中的一句。这个过程有些人可以感知,有些人没有感知。有感知的人谓之曰理想是无法达到的彼岸,生活与懵懂的幻想冲撞、交织、背离,似乎总让人烦躁、沮丧与压抑。生活是油盐酱醋,是零敲碎打,总之你时常想要振奋,却被无形的什么力量拖着你,压着你,消磨着你。最终你偃旗息鼓,再也没有“勃起”的原始冲动,你被生活阉割了;没有感知的人,该说他蠢,还是要说他幸福呢?可能幸福就是简单一些,可能蠢人往往幸福。

我觉得这句话点中了你我这种庸辈的死穴。我不知道像成吉思汗、拿破仑这种人是否也被阉了一点点,他们是否在行将就木时也产生了人生挫败感?或许没有,他们完成了对自己的挑战,应死而无憾;或许也有,他们纵然生命像飞舞的火,但可能仍没有达到他们要求的高度,仍不免抱恨。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至少向命运抗争过,向生活举起的“落鸟刀”痛击过,这样的被锤骟和默许的锤骟有太大的不同。

理想与现实的碰撞,也是无须赘述和反复诉说的。它必然是曲折的,跌宕的,血与泪,荣与辱的过程。对那些出身悲苦的人,对他们的命运我们表以哀其不幸;对那些揣着明白当糊涂,甚至捍卫自己不足的人,我们只能怒其不争了。

我们这个年龄段的群体,应当正经历着猛烈的变革。是什么变革?是观念的变革,是过去那没有思辨力的二十多年熏陶的经验观念,与如今越发充足的自身实践得来的直接观念的变革。有些人不懂得鉴别与调整,不重视自己实践得来的新认知,甚至还在用父辈的陈旧来指导今天的行为。每当这种时候,我总不免对这些青年悲哀,一个“闰土”的形象在我的脑海中放大。不成功的人注定没有成功的经验,平庸群体的经验注定指导出平庸,你的父辈是精英吗?这种话有些露骨了,有些人要可能会跳脚起来了,你怎么能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呢?孝顺不等于你的思想也要因循,不等于不能有自己的新观念,不等于不能质疑你的父辈。你一定要爱你的父辈,但寻求新的思想,创造好的生活,才可能是最好的爱。

人生被缓慢的锤骟已经足够灰暗,但不止于此,还有很大一群蠢的不能再蠢地帮助生活锤骟别人的人。这一群人足够可笑,他们有些特点,但我描述不尽,只能列举万一。他们往往没吃过葡萄,却对它的酸或甜发表天然的言论;他们不相信改变,不敢尝试,不敢豁出去干一回,都他妈已经是社会的底底层了,你还有什么顾虑?他们不敢面对未来的曲折,对将来没有信心,没有措施;他们认为巨人属于传说,而不是你我之中可以诞生的;他们听到你谈论理想与革新的时候,判定你是扯淡;他们往往没有太大成功的经历等等。

王小波还论述过父子俩骑驴的故事,人们往往从父子的角度得出,做人不应盲目听别人的议论。他独辟蹊径从路人的角度出发,觉得人应该闭上那臭嘴,让别人好好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