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情感随笔 - 正文*

你可知道,独自面对生活的姑娘有多么辛酸

琥珀 2017-6-6

大学时代的我,挺怕毕业的,因为我不认为自己有独自面对生活的勇气,于是选择了考研,你可以理解为逃避。然而,考研失败,我就这样毫无准备,“赤条条”地被投入了社会,所幸的是因为汶川大地震,我认识了海南快克药业集团总经理何爷爷,在我独自来到杭州这座陌生的大都市后不用因为杭州天价的房租而发愁,我想,这也是我现在还能在杭州继续留下去的原因。

曾经有人说:最怕独自一个人,住在一座陌生的城,走着陌生的路,吃着陌生的饭,听着陌生的人讲着陌生的话。你知道吗?对于一个漂泊他乡,独自面对生活的姑娘想要活下去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当然,我不是指自己,虽然我也很艰辛。我的内心受到如此大的撞击是源自于我曾经的同事——化妆师妮妮。妮妮是一个92年的小姑娘,初次见她是她来面试化妆师的时候,大冬天腿上就穿了一条裤子,上身一件白衬衫,外面套着一件黑色敞着拉链的棉袄,在给我试妆时鼻子不停地窸窸窣窣,我问她:“你感冒了吗?”她:“是的,感冒好久了,始终不见好”。我本想说你衣服穿太少了,应该好好照顾自己,但碍于当时我和她并不熟,所以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如今我们熟悉了,却又各自辞职了。

我真正了解她的生活是在昨天。几天前我报名了浙江卫视的相亲节目“门当who对”,定在昨天面试,我需要一个专业的化妆师给我化妆,然后去面试,而我见识过市面上太多化妆技术非常渣的化妆师,我不敢冒险让她们在我的脸上涂鸦,于是我联系了妮妮,妮妮给我化过太多次妆了,她虽年轻,但化妆态度认真,也很用心,因此我给她计划了2个小时的化妆时间,市面上大多的化妆师化妆时间只会给你15分钟。因此,二者是不可比拟的。

昨天早上,我如约去了妮妮的住处,在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个小姑娘会住在什么样的地方呢?敲开门进去后发现她租住在7楼一个二十多平米的房间里,房间不大,倒还明亮,没有厨房,有一台小小的油烟机安在洗漱台上,房间的物品摆放很是杂乱,她突然说:“我刚搬过来,东西还没来得及整理”。难怪了。我:“原来你以前不住这里呀”? 她:“是啊,不过我以前还是住这个小区,只是换了一栋楼”。我:“那你搬家怎么搬的?”一提到换房子,我就很敏感地想到搬东西,因为同样身为柔弱女子,我深深地知道搬太多重物对于一个姑娘来说是一件多么艰难甚至不可能完成的事!她说:“都是我自己搬的,我整整一个下午都在搬,我......”我突然觉得好心酸,于是我试探性地看向她,果然,她眼里泛着泪光,有些哽咽。我当时就想,你怎么不叫我和以前的同事帮你搬搬呢?但转念一想,如果换做是我,也不会叫的,怎么好意思麻烦大家呢?千里迢迢跑来帮自己搬家,何况大家都在工作,下班后已是累散了架,怎么开的了口,所幸她是搬往同一个小区。

我们坐下来化妆,我问:“这里房租多少钱一个月?”她说:“一千七。”我:“水电费自己付吗?”她:“是的”。后来我向朋友提起她的房租的事,朋友说,小区房才一千七啊?太便宜了。我有点愣住了,想想也是啊,即便是五年前的杭州,租在楼道里也要一个月七百元的房租了。她问我:“你租房子吗?”我:“我不用租。”她:“天哪,好羡慕你,你怎么那么好运气,连房子都不用租,我都不知道自己自己下一餐饭在哪!是不是爱穿红衣服的姑娘都会有好运气?”我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是啊,对于一个小姑娘来说,一个月省下一千七百多元钱可以做多少事了呀!她依然认真仔细地给我化妆。突然,她说:“好想交一个男朋友。”我:“你没有吗?”她:“当然啦,不然我怎么会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待在这座城市?怎么会要一个人负担每月的房租?”我:“那你交一个呀。”她:“交一个男朋友又不是去菜市场买菜,遇到一个合适的何其难啊。”我竟无言反驳,她说得对,在她身上我看到了宁缺毋滥的精神,宁愿自己艰辛地活着也不随便找一个将就的男朋友。我问她:“你一个人住这儿不怕吗?”她忧伤地说道:“一个人住哪不怕呀”。是啊,关键不是住这,而是一个人,住哪都怕...... 聊到了这里,我深深地被她的生活的艰辛所触动,我说:“在外漂泊的人儿真是不容易啊。我认识另外一个94年的姑娘,她这几天感冒了,工作也没有了,晚上咳得整夜睡不着,我叫她去治疗了,其实我知道我这话说了也白说,因为治疗太贵,但至少能传达我的关心。”是的,我也不敢让自己生病,因为病不起,药费太贵了,药店的药费尚且负担不起,更何况医院。我知道药贵,所以我努力照顾好自己不让自己生病,而妮妮不知道,大冬天里穿得也很单薄,没人提醒她加衣,病了就一直拖着,也没人照顾她,从她入公司以来感冒一直持续了几个月之久,直到天气渐渐变暖...... 妮妮说:“对我来说,感冒什么的都不算病,哪算病啊。”在整个过程中,她的眼角一直闪着泪光,却始终没有流下来。

第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