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情感随笔 - 正文*

平生欢序

亲爱的树小洞 2017-6-12

时隔多年,又触碰到这个题目,清晰地感觉到了以往种种的幼稚,还暗含一丝伤感。

在那个错把倾诉冲动当做创作才华的年生里,最喜欢和别人谈论的便是命途了。若是旁边有一个成年人,估计他一定会哂笑一番:小小年纪就会浮想联翩,且不切实际。而后渐渐明白命运其实是很宏大的东西,不是想想或说说就能明白。我们目前也只是懵懂而无知的状态,只能做着遥远的梦,过着日复一日无方向的生活。

我们一生,可以遇到那么多的人。不论爱与不爱,都可以在一起度过一生中的一天,一月,一年。到了该离开的时候,好聚好散,然后又和下一个人在一起又度过一天,一月,一年。以前总以为人是绝对忠诚的,可现在发现我们甚至对自己都不忠诚,时常出尔反尔,不知所云。所以我对自己总结了,我这样的人,愿意用拼命付出感情或拼命索取感情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本质孤独,

一段时间,特别喜欢在晚自习的空隙约朋友上天台吹凉风。望着城市明明灭灭的灯火的歌舞升平时,想着自己还住在高考的牢笼里,不免感到怅惘。还是高考前吧,失眠的夜晚里,我也常常想十年后的自己,那时的我身在何方?那时的我会不会因现在的选择而遗憾?是否还会记起这些夜晚,这些人,这些事?不知道。还是太遥远。

记起黄碧云的话:之行,如果我们有天湮没在人群中,活得庸碌,是因为我们没有努力活得丰盛。所以我只好顺其自然。

那些光线明明灭灭的回忆里的风景,以及这一去不返的时光,都离我远去了。我学着去追悼它们,并为它们重新安放一次,以纪念我的一些失去。

也不记得是谁说过这一段话:人的命途就是用一生的时间去绕着一面湖泊散步。从一个起点的港口离开,走过一圈被风景点缀的路,最终回到那个港口。风乍起,扁舟离去,我亦离开。

《青春无悔》中说,成长是憧憬和怀念的天平,当它倾斜的颓然倒下时,那些失去了目光的夜晚该用怎样的声音安慰。

我们已经站在青春的尾巴上,步入社会指日可待。我决定将三年写下的一些矫揉造作的文字整理出来,不至于让自己留下太多遗憾。其中有不可避免的青涩与无知。但我仍觉得这是对自己一个尽心的交代。甚至,这是对高中生涯的一个告别。所以如果我们真的能举重若轻起来,至少在表达上,是多么的好。

--------我只想很微小的,纵使也是微微放任的。但我又不会骚扰任何人的生活着,没有人要逼害我,也没有人要孤立我.?

我不那么重要,但就这样莫名其妙无法以我愿意的生活方式生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