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情感随笔 - 正文*

爱情

吀乜 2017-6-12

荔枝坚信自己长得漂亮,有着动人的眼睛和立体的鼻子,不大不小的嘴巴,一切都在她的脸上恰到好处。就像一只小鸟有弧形娇小的翅膀一样富有美感。可是她的近视使她不得不戴上一支大大的方框眼镜,美被破坏了。

在情窦初开之前,她不以为然,不修边幅,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使她在学习上鹤立鸡群。在所有的女孩热衷于打扮自己的年代,她告诫自己,爱情是无知的。所以,拒绝一切男生对她倾向的好感,用自己极高的数学逻辑和运算头脑,她向很多男生发起了挑衅,在她的眼中,男生不是用来谈恋爱的,是用来提升自己的能力的会动的机器。

“你们以为只有男生才能做的好么?”来和我比试一场吧。能力很强的她,赢了许多人,心中的气球,慢慢膨胀了。

就是那么奇怪。自然是不允许有人把男女之间那种懵懂的好感当成傻逼的行为的。上帝可能也看着她过于强大,心里想着找个人压压她,于是派了一个活泼幽默的男孩来刺激她。

没错,他成为了为数不多能够在她擅长的数学上压制她的人,也成了她喜欢的男生的类型。班主任让他和她坐了两个星期的同桌,他不是很帅气的那种,但绝对是女生人缘很好的那种,比方说他能够在女生不懂的时候小声的教对方怎么理解,比方说会不自觉的在换座位的时候帮助女生拿东西,比方说在对方有需要的时候悄然出现,又不求回报的静默离开。

一开始做同桌,荔枝并不喜欢他。不知是不是上课时两个人的默契的对话撞击了他的心,他开始不由自主地偷偷注视她,他想自己开始接近她了。荔枝第一次感觉到他的接近,是在她没带红笔的时候。老师讲评试卷,她看着试卷发呆,不敢出声向他借红笔。他看在眼里,没有说话,因为他只有一只红笔。第二天,荔枝还是没带红笔,他买了一只新红笔,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轻轻扔给她,没有说:“借给你了。”而是继续望着前方的黑板,跟着老师做笔记。

荔枝愣了愣,拿了起来,“啪。”打开笔盖的声音很硬,荔枝心里一暖,抬起眼皮瞟了他一眼。他面无表情,耳朵悄悄红了,手中红笔摩擦纸的声音沙沙作响,掩盖着他腼腆的小心情。

奇妙的默契。他明白她的自尊,她懂得他的用心。

后来,他加了荔枝的,每天晚上戳开她的聊天框。荔枝心情很好,老拿他开他和班上一个男生的玩笑,说他们是好基友。每到这时,他都会辩解:“我不搞基啊……语塞”。她回他哈哈哈哈哈,算是对他的答案的一种嫌弃。

再后来,他们互相表明心迹了,在学习之花开放的时候,他们的爱情之花也开放了。

荔枝的好朋友问她:“你长成这样,怎么还会有人喜欢啊……”她笑笑,把自己的方框眼镜摘了下来,朋友不做声了,羡慕道:“看不出来,你藏得还挺深的嘛。”

她没有给他看自己脱下眼镜的样子,虽美,但她明白,女人真正漂亮动人的是灵魂,不是皮囊。

长大之后,她和他结婚的时候,她穿上一身洁白的花嫁,美艳绝伦之时,她渴望,他也会倾尽一生,善待一个对他骄傲温柔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