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情感随笔 - 正文*

【刘昌思文章】:二哥,中秋我想你

刘也_201609 2017-10-19

星转斗移,日月穿行,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又如期而至。我神情默然地望着天空,轻吟着这首倒背如流却从来没有背给你听过的诗歌《我的思念是圆的》:

我的思念是圆的,八月中秋的月亮,也是最亮最圆的。

无论山多高,海多宽,天涯海角都能看见它。

在这样的夜晚,会想起什么?

我的思念是圆的,西瓜,苹果都是圆的。

团聚的人家是欢乐的,骨肉被分割是痛苦的。

思念亲人的人,望着空中的明月,谁能把月饼咽下?

诗句表达的是海峡两岸一脉相承的同胞未达“三通”,分隔两地的相思之苦。我引用它,表达的是曾经零距离的手足情深兄弟倏然阴阳两隔的相思之痛。

世间美好的事物是圆满的,圆满的事物一定的时候也会有它的缺陷。就说你,多么强健的体魄,多么鲜活的生命,刚满51周岁却因不治之症病魔的纠缠,2011年09月12日(中秋)9时48分一句话没说就离开了我们。掐指一算,时间已经六年。

我不像著名诗人徐志摩、席慕容、戴望舒、闻一多、何其芳、艾青才华横溢为你写一首赞美的诗歌,更不能像语言大师郭沫若、茅盾 、巴金 、老舍 、赵树理那样匠心独运为你写一篇歌颂文章。作为你的弟弟老三,我只能跟你说说心里话。

二哥,你是我的哥哥,也是我的老师。

我们原本有五兄弟三姐妹,由于生活贫穷、医疗落后,到你离开我们为止,幸存三兄弟二姊妹。你排行第二,习惯称为老二,我排行第三,习惯称为老三。

幼小的时候,我的很多文化知识都是你启蒙。

父亲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共产党员,担任着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大队一级干部,经常到上级机关参加大会、小会,或者陪同上级领导到各生产队检查政治学习、活动开展和生产情况,或者到公益事业现场助威鼓劲,一年到头没有空。

母亲是个没文化的农村妇女,喜欢喜欢争强好胜,容易四面树敌,出自父亲社会地位的瓜葛,也能赢得周边邻居的违心尊重。她热衷于讨论劳作勤奋,多半辛勤于干部家属的体力,参加集体劳动时还要带上长妹GZ。

大哥应证着‘外甥多像舅’之说,信仰与父亲迥异,道德酷似母亲。同龄乡伴评价他凡事有理大闹天宫,无礼争个地陷。善于嫁接矛盾,喜欢美化是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他上BS初中,边读书边劳动,周末回家还要支农。因为根本思想在尽力免除参观毛主席故乡韶山而辍学,最终初中肄业,后因国有MK考虑到管理基础,安排去湘潭煤校进修。

姐姐GL热爱劳动,善于耕耘,勤勉好学。读书之余要到几里路远的DWC砍柴、扯笋、摘果子,或者跟别人学搓苎麻索、补衣、做鞋。

你是一个学生,读书兼劳动,还要带我,成了我的老师。

你记得吗?你带着我到石炮岭、石崖门口、西利岭、大叶山挖柴蔸蔸,到寒人塘、石开塘、大塘头、枣子水库摸唆螺、钓鱼,到深塘洞、大塘头、羊岭坳、大冲的农田放糚、用茶饼闹泥鳅......家乡条条小路都留下你我的足迹,座座山岭都回荡过你我的声音。

你有个缺点,细小的我不可理喻。每次做事回家,你总跟爸妈说我懒,什么事不会做也懒得做。割草、挖柴蔸蔸,喜欢坐在阴凉的地方打石子、放纸折飞机、用柴刀在地上乱写乱画,或者按照时令偷吃生产队土里的花生、红薯、凉薯和果木树上枣子、桃子;摸螺丝、钓鱼、放糚、闹泥鳅,常常空身来空身去,什么东西不带,什么事情也不管,不跟你帮一点忙。

我那时才四五岁,连命都是一岁多患奶疳死到临头“捡”来的,身子细小而羸弱,能在圈中存在、活跃,已经是天大的幸事,哪有体力去劳动?加上我的前面先后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原来排行老四,天塌下来有你们哥哥姐姐顶着,父母从来不要求我做什么劳动。或许这是父母的溺爱,或许这是父母的同情。就是你跟姐姐GL,经常骂我“饭要吃,事不做,还要鼻子耸下耸下不打人就骂人”。尤其是你,父母亲说兄弟姊妹几个算你长得好就飘飘然,喜欢告“黑状”。

我那时觉得你好讨嫌,赌气不喊你哥哥,学大人叫你“盛金狗婆”,或者“狗婆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