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散文随笔 - 正文*

寄人篱下的三年求学生涯

河北李阳海(北山樵哥) 2017-10-16

(我的求学生涯之二)2130字

寄人篱下的三年求学生涯

河北 李阳海

你尝过寄人篱下的滋味吗?如果没有的话,你真是幸运儿。而我却整整尝过漫长的三年啊。

公元一九五八年,我到了该上学的年龄。可我偏偏出生在一个偏僻的自然庄,全庄二十多户人家,人口不足一百,祖祖辈辈压根就没有学校。如果你想上学,只能到距离我们村五华里的柏玲庄村去上学。

我们庄的学生到柏玲庄上学,大都是通过家长与学校老师再三说好的,才勉强收留下的。打个比方,就如同人家有一群羊,求情说好的,让人家给自己捎带放几个羊是一样的。

在老师的眼里,我们自然庄的学生是可有可无的,教好教不好没有大碍。遇到上面考试,找个理由就不让我们去参加了,生怕我们影响了他们考试的名次,妨碍他们升官进爵。

这五华里的路那可不是通衢大道,而是地地道道、坑坑洼洼的羊肠小道,不是爬山就是过河。

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庄竟然连一个钟表都没有,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原始生活。晴天还好些,如果是遇到阴雨天,我们上学的孩子们就倒八辈子霉了。看不到太阳,不知道时间的迟早,总是迟到,迟到了是没有好果子吃的,不是罚站,就是罚扫地、扫厕所和擦黑板。

五十多年过去了,可那时迟到经常被罚站、罚劳动、数落和训教的情境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一)太阳地下的煎熬

记得上三年级的一天早饭,除吃了,家里没有干粮可带了,中午放学后,我又顶着毒辣辣的日头赶回我们庄吃饭。回去后,因为母亲在蒸窝窝头,饭还没有做熟,等吃了饭赶到学校时,下午第一节课已经上开了。教室的门关着,听到老师正在声情并茂、抑扬顿挫地朗读课文。我就喊了声“报告”。谁知道老师听到了没有,老师继续在朗读,而且声音又加大了些。我壮着胆子,提高嗓门又连续喊了两个“报告”,这回听到老师的朗诵戛然而止,我正在窃喜。老师推开了门,一脸的不高兴看着我,嘟囔着你们庄上的这帮学生……,二话没跟我说,下命令似的让我站在门口的一侧,并撂了一句:等下课后你再进来。说完,哐当一声,把门关住了。我的心咯噔一下,虽说是大热天,可我的心感到拔凉拔凉的。教室里又传出老师朗读的声音。我在想,老师你也不问问我迟到的缘由,就三下五除二地把我打发到太阳地下晒日光浴,你也瞪大你的牛蛋眼,看看我浑身上下不是正流着汗吗?我是生怕误了课,才一路小跑赶来的啊!

想归想,还是老老实实地给人家站着。午后的太阳虽说比正午不毒,但也让人顶不住啊。教室是坐南朝北,门口连一棵小树都没有,真是无遮无挡啊!不远处树上的蝉呜咽呜咽地叫着,别说是地上的庄稼了,就连树叶都蔫了。不一会,汗水直流,硬是擦汗把我上衣的两个衣襟都湿透了。嘴唇干裂了,嗓子冒烟了,直觉头昏脑胀,天旋地转,快站不住了,一头倒下去,等我清醒过来后,已经躺在村卫生所里的床上了……

一位乡村医生端着水碗,一个劲地喂我水喝,还劝我多喝水,不然会脱水的。我坚持着坐起来,端住那个海碗像饮驴一样,咕咚咕咚喝了两大碗。

我刚放下碗,老师进来了。他自言自语,或许是说给我和医生听的:唉,看我的记性,朗读正在劲头上,把罚站的事给忘了……。他走后,我想啊,想啊,假如是你的孩子,假如是柏玲庄这个村的孩子,你忍心让他在火辣辣的太阳底下站多半一节课吗?你敢吗?你能忘掉吗?人们都说老师如父母,可我怎么却偏偏遇到这样一位粗心而心狠的老师呢!唉,不怨天,不怨地,谁让自己生到一个自然庄呢?谁让自己中午回去吃饭呢?饿半天总不至于饿死吧!……

(二)冰天雪地里的罪过

记得有一年的隆冬,早晨起来推开门一看,好厚的雪啊,快有一尺来厚了。天雾蒙蒙的,阴沉个脸,不时还飘着几片雪花。妈妈忙着给我做饭,我和爸爸打扫院里和门口的积雪。我胡乱地拨拉了两口饭后,与庄上的几个伙伴踏着厚雪往学校赶去。由于大雪的覆盖,羊肠小道也看不清了,深一脚浅一脚艰难地行走着。鞋子全灌满了雪,裤腿也湿了一截子。终于赶到学校门口了,可是看到门关着,听到老师正在讲着算数课里的新知识——除法。

这回,我多了个心眼,让我的那几个伙伴去喊报告。狗蛋先喊,“报告”,门没有开。二傻接着喊了两个“报告”,还是没开。米贵提高嗓门连喊了三声“报告”。老师讲课的声音住了。紧接着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老师嘟嘟囔囔地说着:有你们这样报告的吗?你们的耳朵聋了,没听见我正讲在节骨眼上吗?看看几点了,头一节课快一半了才来。像念书的样吗?你们庄的孩子就是一群捣乱鬼,雪地里站着吧。门哐当一声关上了。又听到老师继续讲着整数的除法……

我们几个吃了闭门羹后很是扫兴。你怨我走路慢,我怨你玩雪球,过了一会儿,怨声没了,听到的只剩下跺脚声。

风早不刮,晚不刮,刺骨的风呼呼地响起来了,风里不时夹杂着几片雪花扑在脸上。眼也不敢睁了,我们几个头挨头,抱成一团取暖,你一句,我一句在数落着那位狠心的老师。终于等到下课了,我们几个散开往教室了走,却发现几个学生在看着我们的脸笑。这时才发现我们的眉毛白了,也长上白胡须了……

光阴荏苒,白驹过隙。三年的光阴眨眼就过去了。一九六一年的秋天,破天荒的,盼望已久的,我们的庄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学校了,我们奔着,跳着,呼喊着在庆祝。那寄人篱下的日子从此与我们永远告别了,它将成为了历史,成为了我们求学生涯中一段心酸的记忆……

写到此,我想用几句诗作为这篇文章的结束语:

虎落平阳受人欺,卧薪尝胆东山起。重归山林啸壮志,抖擞精神鹏万里。

0河北省平山县城中山东路圣府怡苑小区5号楼3 单元102号 李阳海(北山牧人)(教育局退休职工)

手机: 宅电:(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