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随笔 - 散文随笔 - 正文*

微雨红尘·偏安一隅

陌上花开 2017-10-20

2014.09.24

永州的天空没有雾霾,却也依旧不见了阳光。

最近情绪有些低迷,莫名的亦或不愿触碰的自我欺骗。大四不考研的我们,总会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来挥霍,即使这样我们对每天一节的课也抵触颇深,只是碍于学校森严制度,每天便也会及时乖乖出现在教室里,俨然一副好好学生的模样,只不过身在曹营心在汉罢了。

今天没课,跑图书馆去借了好几本书,午饭过后,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便是整个世界,安逸得有些颓废。想来好久没有这么静静的看过书了,在嘈杂的世界里,我们的心也开始变得浮躁,这个世界更新得太快,我们来不及细品,甚至连粗略的浏览也是奢望。我们所能看到的,接收到的,以及所感受到的即是我们所认知的整个世界。想想有些无奈,我们只是茫茫宇宙苍穹中的一粟,轻吹一口气似乎就会化为虚有。

晚上室友搜了一下由书改编的电视剧花絮,因为好奇所以便与她们一同观看,看完之后才懊悔不已。心中原存的那份美好瞬间土崩瓦解,支离破碎,不能怪电视剧拍得太烂,只是一千个人读哈姆雷特便会产生一千个哈姆雷特,就像我们去剪头发理发师永远剪不出我们想要的发型一样。心中若有所想,若有所殇。

最近有点儿堵,无论怎么挣扎亦是徒劳。傍晚时分,一个人决定出去走走,或许清风能吹去一些愁觞。路上人流穿梭,生生不息,每个人脸上或喜或悲,一个故事,一方人生。热闹的世界,我形单影只的安静,蓦然觉得有些孤寂。空中三三两两的落叶随风飘落,偶尔遗落在肩头,才发觉秋天已悄无声息地入主这个时节。侧脸,轻轻拾起肩头的落叶,近乎明艳的红中带着斑斑点点的黄与绿散发着生气的光泽,只是叶柄已黄,但却光滑得没有半丝挣扎与留恋,这份安详,是对宿命的坦荡与从容。难怪人们常会说:“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秋叶静美,实质名归,只是这忙碌的红尘,又会有几个人能停下来静静欣赏这份美,甚而大抵多会被误认为神经病吧!

于是笑笑,将落叶放进钱包的夹层,待及回去夹进书中,记录一段生命的故事。

2014.10.17

早上醒来已经快七点半了,躺在床上伸了一个大大懒腰,睡眼惺忪地爬起来倚在墙壁上慵懒地思考着要怎样度过这闲得发慌的一天。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慢悠悠地下了床,沁霖已煮好了面条。刷牙洗脸洗头发,机械般的木讷,一切完毕也没想好要做什么,于是坐在桌前,望着窗外明媚得如同十七八岁少女笑脸般的阳光怔怔出神。

小朱因为考研,所以吃完早餐就直奔图书馆去了。本想叫了沁霖去图书馆看书,或骑车出去玩,一扭头才发觉她敷了个面膜爬床上去了。于是作罢,取了背包拭去上面的灰尘擦拭干净,捻了本阎真的《曾在天涯》就奔图书馆去了。

出了门,柔柔的阳光打在脸上,暖暖的,很是惬意。晨风夹裹着桂花的清香弥漫着整个校园,我用力地吸了几下鼻子,这是属于这个季节特有的气息,我想。于是瞬间心情大好,脚步也轻快了多。

到了图书馆,习惯性地上了七楼,挑了小间一个临窗的位置。我喜欢透过玻璃窗俯瞰这座城市的一角,重重叠叠的屋宇交错着,一直延伸到天边,上演着属于它的故事。我也喜欢这份不被打扰的安静,可以在孤独中任思绪肆意飘飞。窗台角,趴着一只鹅黄色的漂亮的飞蛾,我忍不住蹲下来细看,还拿手机给它拍了倩照。门突然开了,进来了个男生,我装作没看见,若无其事的回到座位,拿了书来看。心想他肯定觉着我这人肯定是个疯子。

看书的时候我习惯性地带了麦,不为听歌,只是觉得这样就可以与喧闹的世界隔离开来而营造一个属于自己而不被打扰的世界。一会儿便进入了书中情境,心情忽而就变得沉重起来,万千的思绪像泄闸的洪水奔涌而来,瞬间淹没了原有的心情。高丽伟跟林思文离婚了,猜到的结局却比意料中来得快,忽而我又陷入了一种困顿,身为局外人的我,却究竟不知谁比谁错得多一点,只知道这是必然的结果,想来却也是十分的无助,只能继续当一个旁观者继续观看着故事的演变。

我忽而想到爸妈的婚姻,我姐的婚姻,以及我堂姐的婚姻,总想努力地搜寻一个答案,一个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答案。忽而想起书中有一句:现实总是冷漠,它逼着你不断接受你不愿接受的东西。想想颇有道理,我们总是不断地坚持一些东西,又不断地放弃一些东西,不断的选择不断的放弃,不断的放弃不断的坚守,到最后,也不知能有几人还能不忘初心。人生若只如初见,那也只是如果。